问天票据网介绍:承兑汇票贴现、票据资讯、票据知识、票据利率、背书、风险预警等问题

保护恒大,恒大的中小供应商们能撑多久?

每日一贴 卡夫卡不忙了 评论

原本我不想写关于恒大的话题了,为什么?因为上周发的一篇莫名其妙就被违反法律法规了,后来在微博里一说,好多粉丝纷纷私信说被删帖的多了,不止是我。

时至今日,我当然能理解管理层控舆情的心。大家都想保护恒大。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真心真意的希望恒大能渡过这一关,因为企业做到恒大这种规模,就不仅仅是老板自己的事了,这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关系到金融稳定的大局。

有几十万在企业里工作的打工人,大部分人都是普通员工,无非就是想维持一份工作,养活自己和家人,这有什么错?

有几百万个交了款还没收房的家庭,现在天天焦急的盼着房子能按时收过来,企业办妥相关产权手续,他们有什么错?

更有2000多亿商票背后那些大大小小的供应商们。

大供应商,比如三棵树这种,早早的发公告,通过资本市场的舆论去追讨,为了维护形象,恒大这边很快就解决了。

保护恒大,恒大的中小供应商们能撑多久?

以上内容来自三棵树6月29日发布的公告《关于三棵树涂料股份有限公司2021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的回复报告(修订稿)》,来源真实可查。

一经发布以后,恒大迅速澄清。

保护恒大,恒大的中小供应商们能撑多久?

但并不是每个持有预期商票的供应商都有三棵树这样的发声能量,大供应商们可以通过不受影响的渠道来引导舆论关注,从而解决问题,但千千万万的小供应商呢?

抖音、微博、今日头条随便哪个平台,都能搜出一堆未能处理的小供应商们的信息。

保护恒大,恒大的中小供应商们能撑多久?
保护恒大,恒大的中小供应商们能撑多久?

以上都是微博上的截图,文后都附带有未兑付的承兑汇票。

保护恒大,恒大的中小供应商们能撑多久?

这是我在今日头条随便找的截图。

很多都是十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的商票,但恰恰也是这样的小供应商的处境才最值得同情。

像三棵树这种大企业,即便商票逾期,企业作为上市公司,有很多低价获得资金的办法,比如说发债、增发等,完全扛得住拖得起。

越是资产实力雄厚的大供应商,越是能在谈判中获得有利条件。

比如说周二发公告的香港上市公司中国永高。

保护恒大,恒大的中小供应商们能撑多久?

公告已经在说恒大拿了1.67亿的资产抵债,虽然并没有完全解决问题,但已经比那些长期维权无门的中小供应商来的好多了。

恒大到底有多少未对付的商品,目前公开资料说是2000亿,这个数据是截止2020年12月31日的数据。今年三月份开始,大量商票无法兑付,又忙着换了一波票,还有今年新开的票。

今年6月初,恒大公开宣布,要将有息负债降到五字头。

到6月30日,恒大宣布有息负债已经5700亿,比去年最高峰的8700亿降低了3000亿,看起来挺美是不是?

然而在这个降负债的过程中,一直都有供应商商票无法对付的消息传出来。

六月份的时候,恒大还拿起来法律的武器来辟谣:

保护恒大,恒大的中小供应商们能撑多久?

有些持票人看到了公告,被一顿安抚,以为偌大的集团,不至于解决不了自己这几十、几百万的小钱,因此都在耐心的等待。

然而,等得越久,处理越难,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解决问题。

媒体的视线都被万亿恒大给吸引住了,给那些有办法发公告的大供应商吸引住了,甚至是那些敢于停工,封锁工地的企业给吸引住了。

保护恒大,恒大的中小供应商们能撑多久?
保护恒大,恒大的中小供应商们能撑多久?

这种工地上贴的停工公告在网络上还能找到很多。

最近恒大在被两部门联合约谈后也作出了承诺:

保护恒大,恒大的中小供应商们能撑多久?

所以接下来,停工的项目有望复工,对应的就是这背后的债务问题,相关商票可能会优先解决。

但恒大庞大的供应商团体里,并非都是这些具有能力的大家伙们。

有体量相当庞大的中小供应商队伍的问题应该怎么解决?

8月5日,据财新报道,恒大集团关联案件被要求集中管辖,移交至广州中院。

保护恒大,恒大的中小供应商们能撑多久?

司法机构有司法机构的考量,还是那句话,对于经济实力雄厚的大供应商来说,其实也不是很大的问题,拥有各种发声渠道,有实力拿起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

但对于中小供应商来说呢,这却是非常痛苦的一个过程。

前几天写了恒大的文章以后,有粉丝刚好是恒大的小供应商,她给我爆料说要起诉恒大,就必须到广州中院起诉,这涉及的时间和精力成本都很大,对于一些中小企业来说,这就让他们很为难。

即便中小供应商千里迢迢赶到广州中院提起诉讼,法官会说服你接受诉讼前调解(注意在这过程中,企查查等平台是查不到相关的诉讼信息),并发出“诉前委派调解告知书”,如果申请财产保全,法院也会按规定受理。

即便是“调解书”和保全申请已经受理,也很难往前推进。

我相信这也不是法院有意拖延,实在是要处理的太多了,每个欠了债的都觉得自己的诉求很紧急,巴不得马上就能解决,但企业能力有限,只能说是设定一些优先项的选择。

以解决燃眉之急的问题来看,优先级肯定轮不到那些资金实力最薄弱的中小供应商了。

这虽然是在现阶段最符合市场选择的解决模式,但这是最合理的解决方式吗?

一笔很多人看不上的,几十几百万的欠债金额,可能就关系到一家小企业和背后无数人的生计。

之前我在网上为那些供应商发声的时候,还有人说欠债的事干嘛要接,这是活该。

可能很多人不了解现在市场的实际情况,地产商是大甲方,甲方都是大爷,尤其是像恒大这样顶着全国第一名头的大地产商,哪个供应商敢不接受一些垫资的要求呢?说白了,只有穷人才很难欠人的钱。

甚至有些商业票据成了另一种变相的融资方式,为什么呢?

商票仅增加经营性负债(在财务报表里的科目是应付票据),不算“有息负债”,之前管理层给地产公司画的三道红线里,它不包括在内。

这个明显的BUG,管理层很快就打了补丁。今年7月份媒体报道,央行将“三道红线”试点房企的商票信息纳入监控范围,要求相关房企每月在上报“三道红线”数据的同时上报商票数据。

管理层的一切都是在呵护经济正常秩序,降低系统性金融风险。

正如某位女作家写的那样: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个人身上可能是一座沉甸甸的山。

企业的规模不同,对压力的承受能力也不同,同样流动性的问题,也许拖不了一年半载,就能逼死很多中小企业,他们真的拖不起。

我相信经过这么久的摸底和磨合,解决恒大问题不会对金融体系造成太大的冲击。

为什么这几年国家各种文件都在提保护中小企业?因为他们弱小,还处在成长期,一时的资金周转不利,可能对大企业来说,有各种解决办法,但对中小企业来讲,就是一场灭顶之灾。

可能有些市场派的人看了会冷血的说,这不过是优胜劣汰正常现象罢了。但在这个疫情期间,每个努力维持的中小企业背后都是无数个家庭的生计,更别说连环的债务关系有可能伤及相关的上下游,那样影响就更大了。

所谓社会责任感难道不就是优先照顾那些弱势群体吗?

希望恒大和有关部门正视中小供应商们的艰难境地,优先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别让他们撑不下去。

喜欢 (1)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