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天票据网介绍:承兑汇票贴现、票据资讯、票据知识、票据利率、背书、风险预警等问题 点击 加我 QQ 374988267说你的需求。

7.8亿惊天票据案:多行员工里应外合,一包废纸送审,9亿资金出银行!

最新资讯 PIPIDD 票友—票据圈 评论

天津银行上海分行7.8亿票据大案,真相大白! 3月5日,裁判文书披露上海法院二审判决,对天津银行上海分行前员工张某夏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5年,对同案主要人员吕文亮判处有期徒刑19年。自此天津银行上海分行票据大案全程披露出来。 基本案情:4波人相互配合,终

天津银行上海分行7.8亿票据大案,真相大白!

3月5日,裁判文书披露上海法院二审判决,对天津银行上海分行前员工张某夏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5年,对同案主要人员吕文亮判处有期徒刑19年。自此天津银行上海分行票据大案全程披露出来。

7.8亿惊天票据案:多行员工里应外合,一包废纸送审,9亿资金出银行!

基本案情:4波人相互配合,终引发大案!

在这期票据大案中,多人多行多公司涉及!票友君根据判决书为大家理一理整个案件过程!

这个票据大案涉及四方:

1)主策划:吕*亮、马*、鲁*三人小团伙;

2)票据中介操作主体:朱*等控制的禾丞公司;

3)银行内盗:天津银行上海分行票据业务操作人张*夏;

4)虚假同业户:工商银行双鸭山分行秦某某;

以上四方在这个诈骗中的大致角色如下:

2014底开始,三人小团伙商定通过虚假票据从银行套取资金投资的想法,具体而言,吕*亮负责拉资金,鲁*负责将套取的资金用于股票、期货、高利贷等投资,马*负责监管资金和居中协调,所得收益由三人按约定分配;

三人商定作案想法后,开始寻找票据中介合作方,借用票据中介人员、账户等资源进行清单交易,骗取银行票据回购资金。

吕*亮和朱*以及其控制的禾丞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吕*亮负责找资金,禾丞公司负责找同业户以及相关交易操作,套取的资金双方按比例分开使用。

2015年1月,禾丞公司找到工商银行双鸭山分行秦某某,从秦某手上租用同业户。

2015年5月,吕*亮通过中间人认识了天津银行上海分行负责票据业务的张*夏,张*夏同意双方通过虚假清单交易套取天津银行资金。

此后,2015年10月16日吕*亮、张*夏、禾丞公司进行了第一笔清单交易,套取资金9亿;此后吕*亮、禾丞公司在知晓套取的资金难以偿还上的情况下,再次贿赂张*夏,张*夏在2016年1月13日又做了一笔9亿清单交易,上述资金被禾丞公司用来偿还上一笔清单交易回购款。

此后,三人小团伙资金彻底破裂,禾丞公司也是无力回天,退回了2亿资金,自此天津银行上海分行7.8亿票据案暴露!

三人团伙联合票据中介大胆策划套取银行资金

2014年下半年,鲁*与吕*亮开始合作,鲁*将浙江省杭州市萧山雷迪森写字楼36层几间办公室借给吕*亮、马*等人作为办公场所,由吕*亮负责资金来源,鲁*运作资金,由马*对资金运作情况进行监管。

2015年开始,禾丞公司刘*强等股东决定由朱*分管的银行部通过开展无票转贴现业务筹集资金供其他部门经营使用。

上述所谓的不见票转贴现业务是指银行一方没有真实票据或者已将票据做了“一票二卖”,在形式上仅向银行提交票据清单和跟单资料,以此套取或者说骗取银行资金使用。开展这种业务除了需要寻找出资银行外,还需要寻找银行同业账户以及过桥银行等。

经朱*联系,禾丞公司从2015年中期开始同吕*亮合作多次开展无票转贴现业务,用虚假票据从银行套取资金,所套取的资金由双方分账使用。其中,吕*亮负责联系出资银行、过桥银行及银行同业账户等;禾丞公司的刘*强、朱*、张顺年等股东负责根据公司用款需求及资金成本决定是否开展转贴现业务,朱*还负责指挥协调、寻找银行同业账户等,张*年还负责提交票据清单、划转资金等;汪*负责联系出资银行、过桥银行、银行同业账户、与吕*文亮等人对接等;张*宁负责记账、整理票据清单、使用银行同业账户、传递业务资料等。

寻找控制同业户

开展清单业务除了上诉过桥行、出资行,但即使资金到了过桥行,过桥行也不可能将资金转到一个公司账户,如此吕某等人也不能调用资金,过桥行只能将资金转到同业账户。因此,票据大案发生,能否控制一个同业户成为关键环节,寻找同业户的任务就落在禾丞公司这边。禾丞公司开始寻找适合的同业户,如此才能将银行间的回购资金转到禾丞公司控制的公司户或个人户上。

2015年6月,禾丞公司朱*从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双鸭山分行(以下简称工商银行双鸭山分行)工作人员秦某某处获得了重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分行(以下简称重庆银行西安分行)开设在工商银行双鸭山分行牡丹支行的同业账户,经禾丞公司刘*强与股东朱*、张*年等人共同决定,每月向秦某支付45万的租用账户费用,于2015年7月至9月先后给予秦某某钱款共计180万元。此后,禾丞公司至哈尔滨秦某某处拿到同业账户资料,包括重庆银行西安分行的公章、网银密钥等。

那作为银行员工的秦某怎么搞到银行同业户?

原来,秦某某于2013年2月至2015年1月任该分行机构业务部副经理(主持工作);于2015年1月28日起任该分行清收二部副经理(主持工作),秦某某在任职机构业务部副经理期间,主持机构业务部全面工作,包括组织全行对公存款、同业存款、机构类中间业务收入计划的编制、分解、落实、检查、考核及日常督导等工作。早在2014年底,秦某某得知朱*等人在寻找银行同业账户,便利用其担任工商银行双鸭山分行机构业务部经理的身份开立了重庆银行西安分行的同业账户,开立账户所用的公章等资料都是秦某伪造或通过业务关系获得的。除了上述假的重庆银行西安分行同业账户外。同年10月,秦某某又帮助朱辉在内蒙古银行哈尔滨分行和平路支行开设了另外一个同业账户。

有了同业户,万事只欠东方——出资行!

1000万,银行内鬼!

2015年7、8月间,周*受做票据中介的吕*亮所托,介绍吕*亮与时任天津银行同业市场部上海营销分部工作人员的张*夏相识。后双方约定合作开展无需提供真实票据的所谓不见票银行承兑汇票转贴现业务,套取银行资金用于吕*亮等人的营利活动。而介绍人周*也拿到了600万好处费。

身为银行工作人员的吕*亮为什么会同意这种交易,因为他明知道这种业务背后风险巨大,银行可能遭受巨额损失!

票友君认为,这或许同当时票据业务环境有关:1)当时票据领域清单交易频繁,各银行资金票据回购业务,往往很多时候因为熟悉采取了相互信任的清单交易模式,为省去将大量的纸票往返传递的问题,出资方本者对方是大型金融机构的信用,选择性将清单中的票据保管在融资方或卖票方,但这个交易过程审核往往因日常频繁交易而松懈、形式化,致使业务出现巨大漏洞!2)张*夏拿到不菲的好处费,根据事后统计,其拿到近1114万的好处费!

金钱面前,银行员工突破底线,而银行本身业务流程存在巨大缺陷,数亿资金就此面临巨大风险!

一包废纸送审,9亿资金出银行!

2015年9月,张*夏与吕*亮约定合作开展不见票买入返售业务,套取天津银行上海分行资金用于吕文亮的营利活动,由吕*亮、禾丞公司的朱*等6人分别负责票据清单、跟单资料、过桥银行、银行同业账户以及资金转账等活动。

期间,禾丞公司员工冒充重庆银行西安分行员工在银行间市场寻找过桥行,寻找银行交易对手,最终确定联系了民*银行福州分行、浙江**商业银行、民*银行郑州分行等过桥银行进行资金过桥并支付相关费用,最后资金到达禾丞公司控制的通榆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重庆银行西安分行等账户。禾丞公司再将资金转入到禾丞公司公司账户,此后再同吕*亮三人组分别使用资金!

2015年10月16日,禾丞公司用电脑修改过一些银行单据,准备了一系列虚假或篡改的票据清单、跟单资料等,由张仲夏制作装有废纸的票据封包入库后发起业务审批流程。天津银行上海分行的刘某某根据票据经办人员提交的票据清单和跟单资料进行审批,未见过实物票据。

至此,天津银行上海分行的9亿票据回购资金就一路顺利通过多个过桥行到达通榆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重庆银行西安分行等账户,吕*亮和禾丞公司套取银行资金正式成功!

9亿挥霍乱投,无力还钱!再来一笔

9亿资金套取出银行后,禾丞公司一方和吕文亮一方均存在对己方分配所得资金使用的随意性和挥霍性,对对方资金使用的放任性和无监管性的问题,双方对套取资金的使用均存在严重不负责任的情况。

禾丞公司从天津银行上海分行套取资金支付了大量的利息、“过桥费”、“好处费”等资金成本,其中套取的第2笔资金中分账获得的4亿余元全部转入永吉吉庆村镇银行同业户用于“借新还旧”,朱*还将资金转入其个人控制的银行账户用于炒股。

而吕文亮一方,根据吕*亮、马*、鲁*的供述、相关证人证言、银行流水等书证及审计报告,吕*亮和马*明知鲁奇已经破产且在外负债累累,仍将套取资金交给鲁奇让其从事民间高利放贷这一高风险的违法活动,在此前提下,马奇还未按照其与吕文亮、鲁奇的三人约定对鲁奇的资金使用进行监管,放任鲁奇将大量资金用于偿还其个人债务以及从事高风险的民间借贷和证券期货交易,最终造成巨额亏损。同时,在资金使用过程中,吕文亮、马奇不仅向资金实际使用人鲁奇索要大量“分红”,还将大量资金转入个人账户用于买房买车等个人挥霍性消费。在这过程中,鲁*控制账户分得了4.08亿资金使用,此后,还有第一笔套取资金中的4850万元,以及前期从其它银行套取的资金也有2.62亿元流入鲁奇控制的账户,后两笔共计3.1亿余元资金。

2016年1月13日,因上述业务临近回购期,张仲夏再次利用上述职务便利,在银行承兑汇票回购式转贴现业务中,使用同样手法将天津银行上海分行资金9亿余元挪给吕文亮等人,用于支付前笔业务的到期回购款。

一纸公告,7.8亿票据案曝光

9亿资金套取出银行后,禾丞公司和吕*亮三人团伙均存在对另外一方分配所得资金使用的随意性和挥霍性,对对方资金使用的放任性和无知。

2016年3月份,一笔来自天津银行的9.8亿元资金需要偿还,吕亮告诉鲁某这些钱是用空的票据清单从银行套出来的,如果不能按期偿还是要“掉脑袋”的。此后,各方都感觉到大事不好,资金难以还上,感觉“掉脑袋”事前要来了,朱*案发前促使禾丞公司退赃2亿。由于鲁某在投资期货和经营转贷业务时发生大量亏损,最终致使银行资金无法归还。
7.8亿惊天票据案:多行员工里应外合,一包废纸送审,9亿资金出银行!

2016年4月8日午间,天津银行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上海分行票据买入返售业务发生一起风险事件,涉及风险金额为7.86亿元人民币。目前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公告称,银行正积极配合侦办工作,最大限度保证资金安全。

7.8亿惊天票据案:多行员工里应外合,一包废纸送审,9亿资金出银行!

喜欢 (3)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