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天票据网介绍:承兑汇票贴现、票据资讯、票据知识、票据利率、背书、风险预警等问题

不“破”不立?科迪、豫联、天冠、辅仁、新亚……都已打响“豫企龙头保卫战”

每日一贴 周健-键指财经 评论

最终,还是要走到这一步?11月24日,自然人魏某向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诉状,申请科迪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破产重整。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始进行破产审查【案号:(2020)豫14破申20号】。

魏某平是科迪集团的债主之一。这一招,够狠,你还不了人家钱,人家就向法院申请你破产。但无论最后破不破,你都得认真对待人家。

不“破”不立?科迪、豫联、天冠、辅仁、新亚……都已打响“豫企龙头保卫战”

类似的一幕,近来也频频在我们身边的一些企业巨头身上发生:

11月4日,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河南天冠燃料乙醇有限公司的破产申请进行审查【(2020)豫13破申14号】,11月6日即下达正式的破产重整裁定【(2020)豫13民破10号】;

10月13日,河南豫联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及旗下上市公司河南中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分别被债务人巩义市邢村煤业、郑州市丰华碳素有限公司申请破产,11月2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豫联能源破产重整【(2020)豫01破24号】,而中孚实业旗下的中孚炭素、中孚电力、中孚铝业仍处于破产审查阶段【(2020)豫01破申123、124、125号 】。

2019年4月,深圳市东奕永泰投资有限公司申请新乡新亚纸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破产清算【(2019)豫07破申5号】,当年5月28日,新亚纸业上诉【(2019)豫破终12号】,到了今年2月,农发行新乡县支行再次提交对其破产清算申请【(2020)豫07破申3号】,大有不破不罢休之势。新亚纸业系河南造纸行业龙头,但这个光环,并未让债权人心慈手软。

同期,郸城县人民法院以债务人“内部组织瘫痪,未能召开股东会议”“无力支付破产费用,也无财产可供变现”“破产程序无法进行”为由,驳回周口人郭某对周口市龙头企业河南财鑫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破产申请。

今年10月30日,中原地区客运行业龙头河南万里运输集团有限公司,被郑州市高新区人民法院裁定破产【(2020)豫0191破15号】,其申请方,系债务人刘某。

不“破”不立?科迪、豫联、天冠、辅仁、新亚……都已打响“豫企龙头保卫战”

今年6月12日,长葛市人民法院裁定众品系17家企业合并重整;9月7日,又宣布“鲜易系”15家企业合并破产【(2020)豫1082破4之5-1号】,成为河南目前合并破产企业数量最多的企业集团。

今年5月8日,雏鹰农牧集团被厦门国际银行宁德分行申请破产清算【(2020)豫01破申3号】,但其高层就是不走破产路,因此该案件仍处于破产审查阶段。到了11月28日,自然人曹某向尉氏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雏鹰农牧集团下属开封雏鹰肉类加工有限公司破产【(2020)豫0223破申6号】。债权人看来是真的急了。

2019年3月,5个债权人将张弓酒业有限公司诉上法庭,申请该公司破产重整,但因为张弓酒业正和张弓酒厂打着官司,所以法院一直没有下达裁定。

…………

这层出不穷的一桩桩、一件件,表明大企业在资金链吃紧、自身腾挪空间越来越小的情况下,主动或被迫走向破产重整,将会逐渐演变成一种常态。

其具体方式有三种:如科迪食品集团、新亚纸业、辅仁科技那样因不能偿债,而被债权人一怒之下诉上法庭;如天冠乙醇、易元置业、大程集团那样,由债务人自身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如河南峰泰铝业、洛阳万山湖旅游公司那样,因执行案件较多,企业早已沦为“僵尸”,不得不由法院实施“执转破”。

目前,各种破产官司中,第一种方式比较普遍;而在未来,为解决“执行难”,第三种方式或将会成为主流;第二种呢,也为数不少,地产企业采用这种方式的就比较多。

破产潮,已经涌来,它是企业应对危机的一种市场化、法制化方式。因此,今后当我们听到某某知名企业、某某大型集团突然宣告破产重整了,当会司空见惯、见怪不怪。

不“破”不立?科迪、豫联、天冠、辅仁、新亚……都已打响“豫企龙头保卫战”

继科迪集团、豫联能源等之后,我们身边其他巨额债务缠身的龙头企业,有一天是否也会被迫或主动地走上这条路?检索今年新公布的“河南企业100强”“河南民营企业100强”等名单,这样的遗憾已经出现了不少。

金苑面业?

河南华晶?

黄河稻夫?

华英禽业?

林州重机?

耕生股份?

信阳毛尖集团?

多尔克司集团?

手拉手集团?

一加一面粉?

金苑面业?

名门地产?

雅香金陵?

柳江牧业?

云鹤食品?

少林客车?

宋河酒业?

永达食业?

中鹤集团?

汇通集团?

豫粮集团?

太平种猪?

豫北金铅?

盛润控股?

华星制药?

这样一份名单,可以一直列下去,我们真的不知道下一个还会有谁,不知道它们各自的明天究竟会是什么。不过有一点,越是陷入困境或绝境,一些企业所做的选择可能越简单、越直接。

今年3月,某大型食品公司的老总在一个大会上问一个省领导,现在民营企业经营很困难,请问什么时候出台、实施债转股政策?这明显是一句外行话,但它透露出的信息是,一些企业老板仍然幻想着“等靠要”,不知道面对当前经营形势,只有自我拯救和强力突围才是正途,而他们所能凭依的手段,也只会是市场化、法制化的合作联营、兼并重组、债转股甚至破产重整。

今年7月,上市公司冀凯股份(002691)发布公告,称拟筹划通过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收购安阳市岷山有色金属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这就是说,负债累累的安阳岷山有色有可能会在冀凯股份的垂青之下摆脱困境、获得新生(现已更名安阳岷山环能高科有限公司)。

不“破”不立?科迪、豫联、天冠、辅仁、新亚……都已打响“豫企龙头保卫战”

而这,一定会让其他许多同行羡慕,因为,能以重组的方式解决自身可持续发展问题,这样的幸运机会,目前还不是太多。

不久前,我们陪着几家有央企背景的投资基金到各地考察,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寻找潜在的优良标的物。但是,一个直观的感受是,一些企业的市场、产品、管理等都还没有出现大的问题,但资金、债务以及由此产生的诉讼纠纷却成了继续发展的拦路虎,有的甚至在企业身上打成了死结,数额巨大,状况复杂,解决起来比较棘手。

比如辅仁药业、宋河酒业和它们的母公司辅仁科技,每天每家企业至少要新增3~4起执行案件;又如科迪集团,截至目前,该集团占用上市公司科迪乳业的资金逾18亿元,同期该集团被执行的总金额为12.7亿元,目前尚逾11亿元未履行,未履行比例达到86.2%;再如业内知名的驻马店某面粉企业,企业不仅被金融单位追索债权,目前民间借贷也开始浮出水面。

不少资金链紧张的企业已被逼迫限产甚至停产。经济形势上行,金融单位对企业信贷宽松,如今逢上“去产能、去杠杆”,企业连最基本的“进销存”也没了“无米之炊”,只得无奈陷入“抽刀断水水不流”的困局当中。不久前,一家知名面粉企业停产,他的一位朋友说,你还是想方设法把机器开动起来吧,一旦停下来,形象没了,市场也丢了,彻底没戏。

但重新开动起来谈何容易?目前,这家企业的老总正在筹备如何破产重整,并想办法通过其他方式让企业活过来。

过去很长一段时期,许多老板都想在不破产的情况下,将企业经营维持下去,以期将来还有翻身机会。但是,越来越严酷的现实粉碎了他们的梦想。不久前,豫北某大型食品企业在经过过漫长的煎熬之后,其创始人找到律师和法院,正式表达了破产重整的意愿。和它同城的另一家肉制品企业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已经两年,好的情况、坏的局面都可以作为“参考”。面对眼下马上即将付诸行动的选择,这位老板的感慨是:

“再也不能拖下去,我们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否则问题会越积越多,欠的债会越滚越大!企业几十年的心血真的会付之东流!”

不“破”不立?科迪、豫联、天冠、辅仁、新亚……都已打响“豫企龙头保卫战”

申请和被申请破产,对债务人和债权人来说,都是一把双刃剑。在债务人那里,讨债无望,往往会冲冠一怒,获得债权人的“私下和解”或最终重整决议中的“补偿价值”。债权人呢,借此机会将过去的债务问题一了百了,轻装上阵、重新出发,但不好的一面却是原控制人信誉受损,股份比例降低,甚至有可能从企业中净身出户,在重整时间较长的情况下,企业失去诸多发展机会。

今年9月26日,债务人恒天中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诉状,申请辅仁药业的控股股东辅仁科技控股(北京)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破产清算【(2020)京01破申625号】,10月上旬法院审查期间,恒天中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撤回申请。但市场中亦有另外一种说法,称辅仁科技和宋河酒业目前已有申请破产重整的打算,并早就着手准备了。如果此举为真,那么恒天中岩“始乱终弃”,其中原因究竟为何?

自然会有一些债务人不想被申请破产,那么它们一般会通过上诉的方式表达自身的意愿。比如今年9月以来被立案的河南中耀实业、万通置业、洛阳紫罗山水泥等,就先后以这种方式告诉债权人,自己还没到资不抵债的程度,还可以自行解决债务问题。这种情况下,法院的判断和裁决就很重要了。

这里面需要破除一种认识,即认为企业破产很丢人,或将走向万劫不复之地。河南省高院破产审判庭庭长李红芬日前就说:“公众对破产法律制度的认识有一定偏差,认为申请破产很丢人,破产就是让企业死掉等,而债权人和债务人也不知道或不愿意选择破产程序,等到向法院申请破产时企业往往已经‘奄奄一息’,资产负债状况严重恶化,很难通过破产重整与破产和解成功救治。”

她的建议是,有些企业虽然一时陷入困境、但仍有重生的希望,法院和政府既要注重发挥破产法律制度对企业的挽救功能,在重整中因企施策,努力寻找最优方案。

不“破”不立?科迪、豫联、天冠、辅仁、新亚……都已打响“豫企龙头保卫战”

目前,河南省出现的极为成功的企业破产后获得重生的案例是,新飞电器三家公司合并重整,飘安集团重整,恒源发制品重整,它们或以股权网络拍卖方式引入重整投资人,实现“出售式重整”,或在原有债权基础上成功实现“债转股”,在存量基础上突围出去。但无一例外,其中都不缺乏高效、灵活的府院联动机制,只有依靠它,才能切实解决破产案件在资产处置、职工安置和信用修复等方面的问题。

企业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为获得新生,常常会忽略“预重整”的必要性和有效性。

其一般流程是,企业在进入法院重整程序前,先与债权人、重整投资人等利害关系人就债务清理、营业调整、管理层变更等共同拟定重整方案,然后再将形成的重整方案带入由法院主导的重整程序由法院审查。这样做,能有效整合庭外重组、重整的优势,通过申请破产重整前的一系列工作(包括梳理债权债务、引入战略投资者、拟定重整计划草案、召开债权人会议等),降低重整的时间和经济成本,提升重整的质量,有利于实现公平和效率的有机结合。

去年,众品食业曾采用过预重整的方式解决自身的困境,但因为多种原因,不得不于今年正式申请破产重整。

不“破”不立?科迪、豫联、天冠、辅仁、新亚……都已打响“豫企龙头保卫战”

我们身边的众多企业,在利用这种手段方面,做得还远远不够。

但无论采取什么样的重整或自救方式,企业负责人一定要认识到,自身必须充分学习并掌握关于破产法的知识、规定,认真研究国内企业重整成功的案例,把握政府、法院等推出的关于企业破产的政策、信息,做一个心有主见、洞悉进程的“破产通”。

许昌恒源发制品之所以在短期内取得重整成功,一方面在于府院支持,另一方面与该企业实控人赵见栓精研破产法、遍访国内破产专家、始终在破产过程中表达自身意见,密切相关。反观我们身边的其他一些企业老板,在整个破产前后始终懵懵懂懂、随波逐流,缺乏筹划和规划,没有引资、管理和提供咨询的顾问团队,总是被动应对各种问题,其结果往往不妙,与其最初设想背道而驰。

许多人的误区,如前所说,是企业破产了,自己和企业的未来就没指望了,我想,这种失望甚至绝望实在要不得。不说黄宏生、孙宏斌、黄光裕这些人的案例,就我们身边,志元食品罗志元、恒源发制品赵见栓、飘安集团王继勇这样取得东山再起的老板,其经历、其信念、其经验,就值得很多人学习和借鉴,他们每个人都曾有过浴火重生的过程。

不“破”不立?科迪、豫联、天冠、辅仁、新亚……都已打响“豫企龙头保卫战”

我常说,当前企业在经营过程中,一定要注意“五个链条”的咬合度、协调度,也即在传统的“价值链、产业链、供应链”之外,更要加上另外两条链也即“资金链、生态链”的建设。原因很简单,“资金链”是命脉,当前尤为显得致命,而“生态链”则意味着企业的外部环境是否健康、和谐。

所以,如果选择破产重整,那么就不仅仅要对对自身的债权债务关系进行调节,还在要其他方面做出彻底而全面调整,我们可称之为“重组”“重塑”和“重构”,最终取得“重生”。不要浪费每一次危机,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而实践证明,那些在几个叠加周期面前出现危机的企业,内外部也早就千疮百孔、积重难返了,非“重塑”“重构”无以获得“重生”。

2020就要来了,面对希望,我们还不知道自身的艰难将会何时到头。破产重整是企业不得已的一种自我保护性选择,对整个社会而言,则意味着生产力、生产关系的系统调整。企业要接受这个现实,金融单位、政府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公众,也都要接受这个现实。

“不破不立”,辩证地看,这样的话还是很有道理、很有适用性的。实践证明,早“破”才能早“立”,只有更有智慧地“破”,才能更好地“立”。

附:因工作中对此类问题接触、研究较多,“键指财经工作室”已开展企业重组、重构、重整等方面的管理咨询服务,也即为企业的重组、重构、重整提供全流程设计方案和顾问诊断,依靠优秀专家和企业家团队对企业的组织架构、业务流程、商业模式等提出改进优化方案,利用自身优势帮助企业引进合适的重组、重整投资人,目前已与省内外众多企业展开合作,并取得一定成效。欢迎垂询!本文不作商业推广之用。

喜欢 (1)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