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天票据网介绍:承兑汇票贴现、票据资讯、票据知识、票据利率、背书、风险预警等问题 点击 加我 QQ 374988267说你的需求。

假电票横行?治理唯有疏堵结合 ——兼论票据发展的几个方向

每日一贴 卖话为生 评论

最近,中铁二局集团有限公司一则关于有一批以中铁二局集团有限公司名义开出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实际上并不是中铁二局集团有限公司真实开具的公告(简单说就是这批电票是假的),引起了很大震动,不少朋友直呼活久见。 因为按照普遍的认知是过去纸票时代才可能存

最近,中铁二局集团有限公司一则关于有一批以中铁二局集团有限公司名义开出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实际上并不是中铁二局集团有限公司真实开具的公告(简单说就是这批电票是假的),引起了很大震动,不少朋友直呼“活久见”。

因为按照普遍的认知是过去纸票时代才可能存在假票,到了票交所的电票时代肯定不可能再造假。图样,图森破,桑太拿衣服!还有就是没有早点关注我,早在三年前我就写过一篇《又见票据大案,这回居然是电票!》,当时谈的就是焦作中旅13亿的电票大案。

而之后假电票的案子不在少数,有兴趣可以自己去网上找找。

纸票的假肯定是真假,甚至是假报纸的那种假(见《农行票据案剧情大猜想》)。但电票的假就有点“你说的白是什么白”了——电票的要素信息已经通过票交所了,那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张票就应该是真的——所以我总说

“假票的背后本质其实是假人”。

“假人”就说明票据的参与者中有人是假的,比如出票人、收款人或者承兑人(银行、财务公司、大型企业什么的),造假的手法千奇百怪;也可能是参与者之间的关系是假的,即交易背景是假的。而不管是参与人的直接造假还是参与关系的造假,目的只有一个,套取信用。

我在之前《从头开始说票据》一文中从票据的起源开始,一层层谈到票据的本质应该是对现实信用关系的再次确认和强化,是一个增信的业务,甚至会消灭信用,并不应该产生新的信用。

而显然,票据造假的问题就在于它必然违背了票据产生的初衷,会凭空增加社会信用风险,严重一点就是扰乱金融秩序,这是必须要得到治理的。(注意强调一点,假票很多时候并不是上来就要骗一笔跑路的,其票据最后被兑付的概率还是很大的。)

那么在电票时代要怎么才能防止假票问题呢?我觉得必须疏堵结合两头用力,这也可能是未来票据改革的主要方向。

先说“疏”,也就是要加强票据的支付属性,自然弱化其融资属性。在前文《从头开始说票据》就有谈过票据在属性上其实应该是支付>融资的,只不过国人总是太喜欢融资,太想凭空搞钱,硬生生滴把票据属性搞成了融资>支付,使得市场上出现了过多的融资票据,这就为利用假票套取巨额信用去投机提供了可能。

那既然目前票据已经基本完成了从纸票到电票的转化,在支付创新上就有了无数可能——比如票据的分割支付,即a公司开出一张1000万的电票给b公司,然后b公司可以把这张票据无限分割(理论上可以是1分)再支付给其上游供应商——相当于直接把票据货币化。

再下来票据将会明确为一种交易性资产,即强调票据的无因性,不在乎票据是怎么来的,只要票面要素齐全就得认,让票据的交易流转更加自由。未来的票据交易就会像债券一样形成一个特定市场,成为一种标准化投资品,然后市场会给出定价,自然也就可以区分真假了。

这一点上来说,人民银行在2016年公布的《票据交易管理办法》走出了实践的第一步,很大胆滴取消了贴现业务中提供合同发票的要求。但银保监会目前来说还是很保守的(可以理解,毕竟监管的责任在),因此经常出现票据检查时和人行文件相冲突的情况。

我只能说,银保监的票据治理思路还停留在大禹他爹——滚,哦不是对,是鲧的时代,事实证明光“堵”是不行的,必须学大禹一样用“疏”,因此前面说的票据的无因交易(交易性资产化)以及票据的分割支付会是一种历史必然。

前面说的“疏”实际上都是针对票据的流转过程,而在票据源头即票据产生开出(或承兑)的时候还是需要通过“堵”来治理的。那堵什么呢?当然是堵假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有交易背景凭空产生的票据也是假票,而且是主要形式。

一方面要对票据造假的行为有明确的刑法处罚。不仅仅是伪造票据罪,而是应该直接定性为金融诈骗罪,而这个罪刑的犯罪主体应该是开票申请人是第一责任人(应该无论如何开票申请人都是知道的是否真实背景交易的票据),银行在其中是比较尴尬的,那就可以常识参照行贿受贿罪中行贿人同罪免罚的处理方式(如果有证据表明银行有参与造假的除外)。

另一方面还是要通过技术进步来解决系统化预警问题。防假的事要靠人,但不能全靠人,当技术已经达成的时候,很多问题就可以通过系统来自动防御。比如虚假单位的问题,那么既然都是在票交所登记的,是否可以有自动验证呢?(就像银行不都有预留印鉴么),比如交易背景是否有接口可以进行逻辑判断(非刚性,毕竟有新业务发生的可能),甚至在后续每一次票据流转的过程中对票据产生背景(非流转的背景)进行一次核验。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监管的问题一定要是常态化,千万不能搞成运动式。

因此,无论从解决假票问题也好,还是确实说票据未来的发展方向,整理思路都是从源头控制票据的真实性,加强对假票的排查和处罚力度,然后放开票据流转的限制,形成一个真正由全市场参与的由全市场自由定价的票据市场。

喜欢 (1)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