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天票据网介绍:承兑汇票贴现、票据资讯、票据知识、票据利率、背书、风险预警等问题

双汇捐还“道口烧鸡”,西华维权“逍遥镇”,情理、法理之间还有一个道理

每日一贴 键指财经 评论

逍遥镇胡辣汤协会站出来维权,以“逍遥镇”商标权被侵犯的名义将数十家商户告上法庭,没想到引发广泛质疑。11月21日,当地胡辣汤产业发展中心发布说明,称已责令该协会暂停目前正在开展的维权工作。

双汇捐还“道口烧鸡”,西华维权“逍遥镇”,情理、法理之间还有一个道理

问题解决了?表面看是以行政手段干涉和压制,但就市场层面来看,这事成了悬案,问题远未解决,因为逍遥镇胡辣汤协会同样也是法人主体,手握“逍遥镇”商标,它还可以提起各类维权诉讼。同样,注册“逍遥镇”和“逍遥镇;胡辣汤”商标的另一个持有人胡素花,也有权利去打维权官司。

至于他们的官司能赢不能赢,会持续多长时间,那倒另当别论,我们不能以同情弱者和广大经营者的立场,去否认他们提起诉讼的权利。

关于商标侵权,一向说来复杂,这里面包含着情理和法理、历史与现实、体制与权益的综合权衡,解决起来并不容易。

双汇捐还“道口烧鸡”,西华维权“逍遥镇”,情理、法理之间还有一个道理

举几个身边发生的案例:

“牛忠喜烧饼”系新乡当地名吃品牌,1974年由老手艺人牛忠喜树起招牌。1989年,牛忠喜被新乡市饮食服务总公司返聘,后者注册“牛忠喜”商标(第30类,“烧饼”)对外开展经营。

1995年,因下岗迫于生计,牛忠喜的子女开办“牛忠喜”烧饼店。2007年,新乡市饮食服务总公司改制,刘福强等20名干部职工出资成为股东,以商标侵权为名将牛忠喜儿子牛贵生告上法庭。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判决牛贵生作为牛忠喜的后人,“继续经营牛忠喜烧饼店应属合理使用”。

双汇捐还“道口烧鸡”,西华维权“逍遥镇”,情理、法理之间还有一个道理

但官司并没就此完结。2009年,牛忠喜的孙子牛犇将“牛忠喜”申报为新乡非物质文化遗产,并注册了“牛忠喜”服务类商标,而此时,新乡市饮食服务总公司则将第30类“牛忠喜”商标转让给刘福强,刘设立了新乡市牛忠喜烧饼店有限公司,并任法人代表。

2018年前后,牛犇在新乡市某商场开办新的“牛忠喜”烧饼店,新乡市牛忠喜烧饼店有限公司以商标侵权为名,再次将牛犇告上法庭,法院一审、二审,均判牛犇败诉。

世纪官司,至今无果,两个“牛忠喜”商标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权利主体,都难以从历史恩怨和现实矛盾中脱身。

“道口烧鸡”的情况更为复杂。该名吃最早创建于清朝顺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由安阳市滑县道口镇“义兴张”烧鸡店所制,民间常将它与北京烤鸭、金华火腿齐名,被评为“天下第一鸡”。

双汇捐还“道口烧鸡”,西华维权“逍遥镇”,情理、法理之间还有一个道理

新中国成立后,道口烧鸡被收归国有,张氏一族从此失去对“义兴张”及“道口烧鸡”的经营权。1980年代,国有性质的滑县食品公司、河南道口烧鸡集团有限公司注册多类别“义兴张”和“道口烧鸡”商标。

到了1990年代,陷于经营困境的滑县食品公司将“义兴张”商标先后转让给河南省食品公司、滑县浩创世纪联华超市有限公司,“义兴张”后人张存有为讨要商标专用权四处奔走,终于在2018年8月以800万元的转让费,将“义兴张”商标争取到手。

而此时,家族成员中以及广大市场中叫“义兴张”的烧鸡店比比皆是,张存有开始以商标侵权为名,纷纷将它们告上法庭。

双汇捐还“道口烧鸡”,西华维权“逍遥镇”,情理、法理之间还有一个道理

“道口烧鸡”商标的命运则充满戏剧性。

1999年,河南道口烧鸡集团有限公司因为还不起漯河一家印刷公司的债,其名下“道口烧鸡”商标被强制拍卖。经激烈角逐,双汇集团以20万元的价格拍下,很快,“双汇牌”道口烧鸡通过其销售网络快速铺向全国各地双汇专卖店。到了2005年,为满足市场需求的增长,双汇集团曾一度考虑在滑县投资建设大型养殖场和加工厂,形成道口烧鸡一条龙产业链。

但后来随着该投资计划搁浅,双汇集团断然决定将“道口烧鸡”商标的所有权,无偿归还给滑县。

这种行为,事后被证明为“不与民争利”。因为就在双汇集团的放弃下,滑县将“道口烧鸡”申报为国家原产地域保护产品(属河南省首例),催生了“画宝刚”“胡云彰”“齐君峰”等众多烧鸡品牌,规划打造出道口烧鸡工业园区;即便是临近的河北邢台,也出现了知名的“福义德”道口烧鸡品牌。截至2020年,滑县共有各种各种烧鸡公司、厂、店铺近300家,规模厂家14家,年生产销售道口烧鸡1500万只,年产值近6亿元。

2020年8月,国有性质的河南道口烧鸡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的罐头厂、纸箱厂等因无资产、无知识产权、无债权,被破产清算;目前,对整个行业秩序的规范引导,由当地政府旗下的滑县道口烧鸡协会承担。

双汇捐还“道口烧鸡”,西华维权“逍遥镇”,情理、法理之间还有一个道理

目前,几乎每个地域色彩浓厚的特色产业,都面临着商标专用权的保护及纷争问题。与逍遥镇胡辣汤同出中原的漯河北舞渡胡辣汤,“北舞渡”的多类商标目前掌握在“舞阳市北舞渡老闪胡辣汤有限公司”手里;“铁棍山药”“河阴石榴”等各类商标的所有权,分属于民间众多市场主体手中,地方协会并不拥有;“原阳大米”“襄县焖面”“鲁山揽锅菜”等根本没有作出任何注册,存在被抢注风险。

当然,市场、品牌、维权意识比较强的地方,都会由行业协会出面,对相关特色产业做出地理标志、重要商标或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如“灵宝苹果”“西峡香菇”“郏县红牛”“郏县饸饹面”等等,都为今后的行业规范发展、标准制定、品牌建设作了较好铺垫。

凡事预则立,事先多为市场主体排忧解难,多做相关服务,总比那种一上来就要挥刀“割韭菜”,要受欢迎的多,也更具有存在的合理性。

双汇捐还“道口烧鸡”,西华维权“逍遥镇”,情理、法理之间还有一个道理

逍遥镇胡辣汤协会,目前只注册普通性而非地理标志性的“逍遥镇”商标,急于出拳亮剑,尽管其目的之一也是为了规范市场秩序,但是这次“公地悲剧”中的表现,还是展示出太多急功近利的色彩。要说服务能力,它的服务能力又体现在哪些方面?所以不妨慢慢来,研究一下人家沙县、兰州扶持沙县小吃、兰州牛肉面的做法。

前两年,豫东某县的一位领导找我,说想针对当地一个乡镇出现的近3万人外出炸油条,规划一座“油条小镇”。我给他的建议是,成立油条协会、注册“邓城油条”商标、维护广大外出商户的合法权益,这样的想法是可行的,但要投建“油条小镇”、打造“油条产业链”、创收多少税利,则不切实际,一定不能头脑发热。

“一个老百姓解决温饱的行当,究竟能从中‘榨出’多少‘油水’?即便有‘油水’可‘榨’,是不是也要考虑存‘富’于民、还利于民?这几年,作为基层的小商小贩,你说他们活得容不容易?”

看着这位熟人脸上有点挂不住的表情,我说出了最后一句话:我们身边,那些老百姓土里刨食的农业种植、养殖产业,那些付出艰辛劳动的手工制造产业,那些漂泊四海的劳务产业,都应该有这样的“边界”。

双汇捐还“道口烧鸡”,西华维权“逍遥镇”,情理、法理之间还有一个道理

可惜这样的“边界”,现实中常常说不清。2000多年前董仲舒与汉武帝有一段对话:“身宠而载高位,家温而食厚禄,因乘富贵之资力,以与民争利于下,民安能如之哉。”至今仍然发人警醒。

喜欢 (2)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