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天票据网介绍:承兑汇票贴现、票据资讯、票据知识、票据利率、背书、风险预警等问题

河南这个万亿产业领域,正被南方资本加速“收割”?

每日一贴 键指财经 评论

新希望已参与华英农业的重整。深圳盐田港集团来到许昌投资,目标直指以鲜易为代表的冷链物流,下一步,或许还有众品。永达食业据说正和温氏股份深入接触。

志元食品已和广东一家投资公司签订投资合作协议。

正大集团收购南阳福润禽业,上马3000万只肉鸡全产业链。

光明食品集团已与商丘市签署合作协议,考察包括科迪乳业在内的食品产业基地。

……

这是一个可以持续列下去的河南农牧产业“大事记”——一个行业越是处于低谷,就越是重整、重振的高峰期,当河南农牧与食品企业经历过“三去一补”的调控阵痛之后,其整体上的市场价值开始凸显,因而引得省外特别是东南沿海地区的各路产业资本“竞折腰”。

“龙头斩”逐渐过去,“龙头帮”“龙头振”的时代开始启幕。

河南这个万亿产业领域,正被南方资本加速“收割”?

1、河南的农牧产业领域,来了许多生猛的新面孔

河南众多的农牧企业,在经过痛苦的由辉煌到低迷的调整期后,近期正逐步迎来重新出发的转机。

最早迎来曙光的是河南大用实业有限公司。去年11月16日,淇县人民法院下达民事裁定书,宣告终止大用实业及其9家下属子公司的合并重整程序,助推其轻装上阵、再战江湖(近期,大用实业历史上的转型之作河南链多多食品有限公司,也仿照着走上了破产重整之路)。

去年宣告破产重整的科迪集团及其关联公司,今年6月与北京致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北京致云及其关联方拟利用自身优势与*ST科迪达成包括但不限于以下的合作模式:参与*ST科迪及其关联方的债务重组,包括但不限于向*ST科迪及其关联方引进新的投资人。而早在去年7月,上海光明食品集团到商丘考察,表示将围绕饮用水、特色乳制品、肉食加工、冷链物流等方面展开合作;到了年底,商丘市主政领导带队到上海签署相关合作协议。目前,科迪集团及其关联公司据称仍通过北京致云与光明食品集团保持密切接触。

现在,在引进外来重整投资人方面已经比较明朗的,当属华英农业和鲜易供应链。

今年1月14日,华英农业发布公告称,公司与新希望集团旗下上海新增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明确双方将在产业投资、经营管理、资产管理、债务重组等方面展开全面协作。根据协议,新增鼎资管公司拟依托综合产业优势,“充分整合双方优势资源,引进先进资产运营管理模式,在主业不变、注册地不变的前提下,帮助华英农业走出困境并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快速发展”。到了6月16日,华英农业再次发布公告称,公司与上海新增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重整投资意向协议》。

河南鲜易供应链有限公司引进的重整投资人,目前已基本锁定深圳市大型港口企业盐田港集团。今年5月中旬,许昌市领导带队赴该集团深圳总部参观考察,与其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表示将在推进产业、园区特别是冷链物流发展方面开展深度合作。到了10月18日,深圳盐田港集团回访许昌,就冷链物流、开放平台建设等项目展开沟通洽谈,据称签署了对鲜易供应链的重整投资协议。

下一步,该集团会不会对鲜易的关联企业众品食业出手,目前尚存在诸多想象空间。

还有几个比较确切的事实是:

今年7月,泰国正大集团收购原省级龙头南阳福润禽业食品有限公司,配套建设6万吨熟食加工车间,在社旗县形成种植、养殖、屠宰、加工、销售3000万只鸡肉全产业链,预计年产值约10亿元,年利税达1亿元,带动当地约2700人就业。

早在2019年11月,温氏股份以8.1亿元收购河南新大牧业61.86%股权,立足中原扩张其生猪养殖全国版图。近期,内部消息称,温氏股份正和处于重整期的永达食业保持接触——如果前者能以重整投资人的角色盘活后者,那么,河南肉鸡市场将会再次成为巨头争霸的第一线。

今年5月,国内大型农牧企业深圳双胞胎集团在济源投资17.1亿元,对当地某养殖小区进行改造升级,建设年出栏商品猪30万头的生猪养殖基地,打造生猪养殖、饲料生产、猪肉加工一体化经营体系。

2020年3月,鹿邑县人民法院裁定批准志元食品的重整计划,而后,该企业很快引进深圳一家企业作为意向投资人,目前已签署合作协议。

……历史总有惊人的相似。就像河南的面制品江湖被五得利、克明、金沙江等外来大型企业攻占一样,河南的农牧产业领域,也将会迎来越来越多生猛的新面孔。

河南这个万亿产业领域,正被南方资本加速“收割”?

2、为何来的多是广东、上海等南方地区的产业资本和行业巨头?

“自己做不好的,就交给别人做,如果别人再做不好,那就真的没啥说的了。”这是一位朋友听到这些消息后对我发出的感叹。他认为,河南的这些农牧龙头能在重整过程中被巨头看中,说明它们的资产质地还是不错的。

的确,都是一些发展了几十年,在行业中比较有影响的企业。比如华英农业,系鸭及鸭制品产业领域内的世界老大,拥有完整的产业链和巨大的养殖规模;比如鲜易,涵盖鲜易供应链、鲜易网络科技和冷链马甲三个专业平台,成立四五年就成为国内最大的生鲜食品B2B交易平台,回过头来看,这些企业如果不是因为扩张过快、用杠杆较高并赶上国家宏观调控,断断不会落到英雄气短、寸步难行的地步。

现在,被巨头“收割”“重整”,倒真的是它们无法避免的命运转折、生命延续。

当然,离最后的重整成功,这些企业都还有不少工作要做,如处置债务,如重新梳理经营者关系,等等,还有一个重中之重的事情就是要解决大股东占用问题。这一点,在华英农业、科迪乳业等企业那里都不同程度地存在。

今年8月,*ST科迪披露的关于公司2020年度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控股股东资金占用的日最高余额18.85亿元。科迪集团分别于2021年3月27日、4月27日以第三方承债的方式偿还1.32亿元,截至目前,科迪集团资金占用的日最高余额17.53亿元。

华英农业审计报告中显示,截至2019年底,华英禽业对华英农业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为4.66亿元,截至2020年6月审计报告日,华英禽业以实物资产及其他方式合计冲减上述占用金额3.77亿元。目前,公司正处于重整的审批阶段,“如法院正式裁定受理对公司的重整申请,公司将进入重整程序”,新希望集团旗下上海新增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将有望以投资人身份参与华英农业的司法重整。

外来的产业巨头究竟如何与我们身边的这些农业龙头实现“优势互补”?或者说,前者到底看中了后者的什么?问题很复杂,实际上也很简单。比如新希望,它也养鸭,但规模小,行业地位低,吞下一个华英农业,就会让它在“中国饲料大王”“养猪大王”之外,新增添一个“养鸭大王”的称号,一口吃成一个大胖子。

河南这个万亿产业领域,正被南方资本加速“收割”?

再比如深圳盐田港集团,旗下30多家企业构建了“大海港”体系,拥有深圳东、西两大港区——盐田港区和大铲湾港区,全球超过1万标准箱的超大型船舶,约95%挂靠盐田港区,它现在要做冷链物流,处于低谷的鲜易供应链自然成为当仁不让的首选,一下子走完了别人数年走过的路。

站在科迪乳业、志元食品、永达食业这样的区域农牧龙头的角度,“靠大联大”,吸收新的产业资本,实现内外系统的重构和转换,是它们最好的走出困境并继续发展壮大的途径。但现在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为何现在来重整北方农牧企业的,多是来自东南沿海特别是广东、上海等地的产业资本和行业巨头?

答案,自然是这些地方的企业市场化程度相对较高,资本积累也普遍雄厚,面对强大的内需市场,它们看到食品产业新赛道的大门正在敞开,借内地经济结构深度调整之机,纷纷以市场供应端的优势,到北方市场反向整合存量巨大的农牧产业、食品产业的生产端。

2019年,河南省2548家规模以上食品企业营收6649.95亿元,位居全国第四,而排在第三名的广东,则以1997家规模以上食品企业创造了7008亿元的营收。所以,在不久前的《被四川、广东超越,河南还是食品工业强省吗?》一文中,我们会说,像河南这样的农产品原产地往往占据了独特的资源禀赋,初级农产品丰富,但广东、福建等沿海发达地区在信息、技术、组织能力、品牌、资本等方面的优势相对突出,因为紧盯国际、国内两个市场,趋向于市场需要什么,就生产加工什么,食品工业发展势头迅猛,占据了相对优势。

要承认,前几年农牧产业和食品工业的转型升级过程中,我们没有跟上。最突出的一条,是众多龙头企业面对消费市场的急剧变化,没有建立起有效的供应链,开发出适销对路的产品,或者在建设供应链的过程中,因生产端的历史债务负重前行,最终被硬生生拖垮。

大用、永达、鲜易、华英,等等,无不是这方面的典型。

河南这个万亿产业领域,正被南方资本加速“收割”?

3、我们本地还是缺真正的、强大的产业资本

与广东、上海、福建等省区相比,河南在农牧、食品领域,缺乏本土强大的产业资本的注入和支撑。既有的政府投融资平台,过去并没有很好地发挥培育龙头、引导产业健康发展的作用,缺人才、缺机制、缺理念;而众多农牧、食品龙头企业,也因为普遍存在治理、管理和战略导向等方面缺陷,没有学会与资本共舞,并实现自我革命,终至于近乎集体性陷入转型升级的困局。

现在牵手来自东南沿海地区的产业资本,正好可以矫正市场意识普遍薄弱的缺陷。

10月22日,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河南省先进制造业集群培育行动方案(2021—2025年)》,明确未来5年将重点培育10个重大先进制造业集群,包括装备制造、绿色食品、新型材料集群、电子信息、节能环保、现代轻纺、绿色建材、汽车制造、生物医药和现代化工,其中万亿级7个、5000亿级3个,“力争形成2—3个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重点打造30个左右千亿级现代化产业链,先导布局3—5个未来产业链”。

绿色食品集群和装备制造集群,目前实际上已属万亿级产业规模,下一步要解决的,是如何持续实现“高质量发展”。去年11月,省政府公开发布《关于建立新兴产业链工作推进机制的通知》,聚焦十大新兴产业实施省政府挂帅的“链长制”;今年10月16日,河南首批十大产业研究院和中试基地揭牌,涵盖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等领域,还未推出农牧产业和食品工业的“链长制”和“产业研究院”。

实际上,作为一个万亿级产业集群,农牧产业和食品工业更需通过科技创新、政策扶持、市场引导和产业链条的有效构建,改变经营方式粗放,硬件设施和工人技术水平偏低,食品安全存在隐患,人才和创新不足,行业品牌影响力较弱等既有局面,实现食品工业强省的目标,打造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农牧、食品工业基地。

我们需要更多的双汇、更多的牧原、更多的三全、更多的思念,只有这样,才会出现更多让人振奋的“龙头振”。

喜欢 (2)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