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天票据网介绍:承兑汇票贴现、票据资讯、票据知识、票据利率、背书、风险预警等问题

华夏幸福处置僵局

每日一贴 乌宅说债 评论

2021年2月1日,华夏幸福召开首次金融债委会会议,表示正协调各方筹措资金,并已与部分金融机构就展期等达成共识。多名债权人士称,华夏幸福计划对有息债务展期,具体比例和时间将在后续召开的债委会会议上确定。

王文学在首次债委会上向债权人致歉,强调由于错判环京地产形势、激进扩张叠加疫情冲击,导致公司出现当前的局面,个人十分愧疚、无地自容,并表态华夏幸福坚决不逃废债。他谈到,2021年年内,华夏幸福到期债务将达千亿元,1月31日账面货币资金只有240亿元,且基本受限,无法还债。公司会以持续经营为前提,偿付方案包括加快回款以改善现金流,并加快资产处置、引入战投的脚步,分阶段有序偿债。希望债权人给予公司一定时间,加入债委会统一行动。

华夏幸福处置僵局

不过实际情况是,下一次债委会会议时间至今未定,是否加入债委会,债权人共识亦难达成。

“小道消息满天飞,放消息出来又否认,不给任何确定性的说法,只想把大家拉进债委会按住不动,金融机构都很狐疑。”据财新记者了解,债权机构目前对于是否加入债委会存有分歧。华夏幸福债委会两大主席单位为平安与最大贷款行工行,农业银行、渤海银行、光大证券、中信信托等为副主席单位。“副主席行中还有尚未走完流程的,2100多亿元债权现在也就加了1000多亿元。”接近华夏幸福的人士称。

债权人对华夏幸福难以信任,缘于过去两个月来,多个方案从华夏幸福流出,最终未有下文。2021年1月上旬,有报道称河北政府方面将为华夏幸福提供95亿元财政支持,被认为加快回收政府应收款。据财新记者了解,实际到位资金约在30亿元,用以支付1月20日到期的15亿元“16华夏债”以及春节前的工程款。

全国“两会”前后,市场还传出过另一个言之凿凿的股权置换化债方案。根据该网传方案,河北新空港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河北新空港”)将入局与华夏幸福目前的实际控制人王文学进行股权交换。股权交换后,河北新空港持有华夏幸福35.45%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王文学持有河北新空港35.45%的股份,不再持有华夏幸福股份。

不少债权机构人士认为,该方案可信度不高,王文学并未出局,平安也并未拿到太多有利资源。有机构人士质疑:华夏幸福有息负债逾2000亿元,目前杠杆已经停摆,没有资金继续开发,后续利润堪忧,就算利息减半、展期三年,钱从何来?更何况,“怎么会让王文学持有一家国企近三分之一的股权”?

“我们曾在半夜接到华夏幸福电话说马上要暂停所有利息支付,还说是跟政府一起拍板的,但第二天媒体报道后又否认,很不尊重市场规则。”一位华夏幸福敞口较大的机构人士认为,无论是华夏幸福还是河北地方政府,在此次债务危机处理中都显得“手忙脚乱”。

“现在不是说政府给几十亿就能解决了,政府不发话,平安不想自己扛,王老板也盘不动,几方利益难以平衡。”接近华夏幸福的人士称。

从持股而言,目前平安已与王文学旗鼓相当,且短期有超过之势。对于被动上位的第一大股东,接近平安的人士回应称,“即使平安是第一大股东,但也不是实控人,角色仍然有限”。

至于王文学,随着华夏幸福股价不断下跌,他还将可能面临大面积强平,目前他正计划转让另一家上市公司维信诺( 002387.SZ )的股份。3月6日,维信诺公告,王文学控制的西藏知合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欲向合肥建曙投资有限公司投资转让1.6亿股股份,转让价格11元/股,交易总价将达到17.6亿元。

这部分资金将被用于解除王文学的股权质押,还是投入华夏幸福,尚未可知。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