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天票据网介绍:承兑汇票贴现、票据资讯、票据知识、票据利率、背书、风险预警等问题

在中国,有人敢“绑架政府”吗?

每日一贴 周跃立 铁肩担道义 评论

在中国,有人敢“绑架政府”吗?——恒大集团“资产重组”事件的联想,两天,一份《恒大集团有限公司关于恳请支持重大资产重组项目的情况报告》在网上迅速疯传。很快恒大集团又出面辟谣。

文/周跃立

恒大集团请求政府出面资产重组,这件事情本身的真假尚无官方说法,但无风不起浪,肯定是事出有因。在当前背景下,房地产老板们资金紧张。是有目共睹的事实,恒大也不能例外。但这件事情的背后,却牵出了另外一个在中国非常微妙的问题:绑架政府。

在中国,有人敢“绑架政府”吗?

在中国这样一个强势政府的社会,有谁敢绑架政府?这可能是许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有的人不仅敢想,而且还做到了。这当中的智慧和技术含量,不得不让人佩服,我就亲身经历过一件这样的事情。

年龄稍微大一点的成都人,可能都还有印象,在上世纪90年代,这成都的几大平面媒体《华西都市报》,《成都商报》,《成都晚报》上,经常出现连篇累牍的一个广告:一个蓄着八字胡的中年男人的头像,出现在这个广告上,这个人的名字叫陈志德(音),他所宣传推销的项目,叫做兰草寄养。

在中国,有人敢“绑架政府”吗?

当年的背景,是全社会热炒兰草,有些名贵的品种,价格被炒到了天价。但这些兰草的养护,却需要专业的知识和技能,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把价值很高的兰草给养死了。这个智商和情商都很高的商人陈老板,瞅准了这个商机,适时地推出了这个项目。

它的具体操作方法是:你在我这里购买了若干名贵兰草(比如18,000块钱一株),但是你不用把它搬回家去,因为你不会呀,甚至可能把他养死。我就帮你养,我不仅帮你养,每年我还给你返回高额的利息(我记得好像至少在20%以上)反正比银行的存款利息高得多。由于他的这个创意和思路,切中了社会的痛点和大多数人的需求,很快就客户盈门,财源滚滚。

大多数人的心理都是:我先不管你的兰草是真是假,是否名贵。我主要看重的,就是每年返回的高额利息,何况我还拥有那么多名贵的兰草放在你那里。至少比存银行要高得多。这个著名的“兰草园”在郫县,但却吸引了大量成都市,乃至全国各地的客户,尤其是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一批退休老干部,他们辛辛苦苦一辈子,好不容易攒下了几十万块钱(客观地说,那个时候的贪官要少得多)。终于有了这样一个好去处,仅仅是利息,就足够他们养老了。所以,这批老干部也成了陈志德的重要客户。

稍微懂点金融法律常识的人可能都明白,陈老板玩的这个游戏,就是在金融圈里屡试不爽的“庞氏骗局”(也叫“庞氏游戏”)。具体地说,就是它的兰草养护,是根本产生不了那么高的收益的。那他用什么样的钱来支付客户这些高额利息呢?

其实很简单,就是用后面客户的钱来支付前面客户的利息。当然,这种游戏的一个致命之处,就是必须要一直拥有源源不断的客户把钱投进来,才能够保证前面客户的利息支付。一旦后面客户资源断裂,很快就会露馅儿,下一步可能出现的又是跑路,失联等等,客户投入的钱就会血本无归。

比较有意思的一个情节是:当陈老板的“庞氏游戏”正玩得风生水起的时候,中央开始治理整顿非法集资。寄养兰草的这个项目,虽然不是直接向社会公众吸收资金,但他却是一种用兰草作为载体,“变相”向社会公众吸收资金。准确的界定应当是:“变相非法集资”,当然也属于禁止的范畴。

官方的禁令一下,陈老板后面的客户源头就被掐断了。而只要没有源源不断的客户资金进来,前面客户的高额利息支付,马上就会出现问题。陈老板为了把这个游戏玩下去,就向他的那些客户们(尤其是那些退休的政府官员们)声称:是因为政府的禁令,才使他们的利息无法支付,而且可能连本金都保不住。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大量投入南朝寄养项目的客户们就炸了锅。据说,有的老干部、老领导拄着拐杖,把当时的省委书记(市委书记)骂了一顿:如果我的钱要不回来。我就死在你的办公室!

有了这种压力,省市领导当然非常重视,很快成立了专案组。我作为当时央行的专业金融律师,也是专案组的成员。我清晰的记得,专案组的第一次会议,是由当时主管金融的副省长李达昌主持的。第一个汇报的是当时的郫县县委书记谭力。虽然这两位官员后来都因为不同的原因“出事”了,都曾经或者正在住在著名的秦城监狱。但当时历史画面还犹在眼前:

在中国,有人敢“绑架政府”吗?

李省长:

谭力,按照属地管理原则,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郫县,却波及到了全市和全省,处理好这件事情,你是第一责任人。

谭书记:

省长,我们非常想处理好这件事情,为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分忧解难。但是这件事情确实有难度。前两天这家公司的陈老板还专门到我的办公室来找我,因为我不在,他跟我留下了一封信,大意是说:请县委县政府马上安排警察来逮捕他,否则他就要远走高飞了。

可是,我一旦把他抓起来,就等于是把他保护起来了。所有愤怒的债权人,就会找政府要钱。我们哪里有钱能帮他赔付呢?这个家伙实在是太狡猾了。

李省长:那你们打算怎么办呢?

谭书记:

陈老板提了一个解决方案,就是请政府再批1000亩土地给他,如果能够得到这1000亩土地,他就可以拿去抵押贷款融资,然后把这些资金全部用于支付兰草寄养项目的本金和利息,这个问题就可以得到圆满解决。

李省长:

这个方案恐怕不行,中央已经三令五申,停止审批这种土地项目,要确保18亿亩耕地的红线,何况郫县是成都的后花园,那你的土地肥沃,更是不可再生的宝贵资源,这个办法行不通。

谭书记:

人家的律师已经研究了,认为你说的中央这个政策是一个新政策,不适用于“历史遗留问题”。用专业的说法,就是“法不溯及既往”。解决目前这个问题,应当适用当时的土地政策法规,而在兰草寄养开始的时候,这种土地项目是可以批准的。

李省长:

这不是要“逼迫”政府为他专门开辟绿色通道吗?但是在社会稳定这个大局面前,有的时候恐怕还不得不做一些变通性的处理。这样吧,专案组增加省国土资源厅作为成员单位,请他们的土地政策专家来发表意见,提出解决方案。并且按照他们的渠道,向国土资源部汇报,看看能不能“特事特办”,这也是为了稳定的大局,我们要时刻牢记江总书记说过的一句话:稳定是压倒一切的政治。

在中国,有人敢“绑架政府”吗?

这是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你看完之后,还认为中国没有人能够“绑架政府”吗?再来对比一下现在的恒大事件,会不会有新的认识呢?

这里所说的绑架,并不是仅仅是指日常生活中那种绑架人质,用撕票来勒索钱财的事件。打个比方来说,就像一个人浑身绑着炸药包,冲进一个成千上万人的集体场合(比如电影院、剧场、商场),在这种情况下,就会令政府非常为难了。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