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天票据网介绍:承兑汇票贴现、票据资讯、票据知识、票据利率、背书、风险预警等问题

这年月,有多少老板活得就像“落汤狗”

每日一贴 键指财经 周健 评论

这个年月,有太多企业老板经历了从“富在深山有远亲”到“穷在闹市无人问”、从众星捧月到求告无门的人生转变。他们身上曾经夺目的光环,早已褪去。此文系某杂志专栏文章。

这是一件并不起眼的破产案件。

4月上旬,漯河大中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的信息,被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公开。这件案号为(2021)豫11破申1号的民事判决书显示,2021年3月15日,西华人张某以漯河大中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不履行生效文书、无财产可供执行为由,向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该公司破产清算。3月29日,法院受理该破产清算申请。

这年月,有多少老板活得就像“落汤狗”

世间多一例破产案件,这年月本属稀松平常。漯河大中原公司创立于2009年,主要生产面粉、挂面、馒头,系河南省农业龙头企业。2015年由于银行抽贷,企业生产经营陷入困境,到第二年上半年已无力支付供应商的原料货款,资金链彻底断裂。

但这起破产案件所衍变出的一个严重后果在于,漯河大中原公司的创始人、董事长胡群祥于2016年8月自杀身亡。

企业后来逐渐走向破产,其实是胡群祥自杀事件的延续。

胡为什么要自杀?起因在于企业借了200万元的高利贷,胡本人被债权人“劫持”“拘禁”并“折磨”了近30天,精神上不堪重负,最终在办公室选择走了绝路。

要说,这已经是往事了。可是我突然想到,正是在此前后的一段时间,有不少企业老板也出现了和胡群祥极为类似的遭遇。www.cdhptxw.com/mryt/3016.html

就我们身边而言,安阳玉清制药的董事长杨玉清因民间逼债而在山西省沉湖自杀,给自己的妻儿留下了一个烂摊子;好嘉利老板王伟庆被执行法院拘留,并遭债权人恐吓、限制自由、致伤致残,最终泣血退出江湖;九头崖老板任长旺及其侄子任启龙等人因涉嫌非法集资,被地方法院作出有罪判决,企业随后走向破产清算……

但是,自杀了、逃走了、进去了、隐退了,就能免除责任和债务吗?以近几年的情形来看,未必。

玉清制药的杨玉清走了,但他曾经欠下的债务,却由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承担,因为债务金额巨大,且企业已陷入经营困境,慌得两个儿子赶快签署公证书,宣布放弃对企业产权、资产和家庭财务的继承权。不过步伐毕竟慢了一些,一些官司还是将他们牵涉进来。

大中原食品的胡群祥去世了,他留下的债务却由企业扛着,久拖之下用破产清算的方式来清偿债务,最终也是没能解脱。

2018年1月,裕鸿国际老板刘战伟在北京西客站猝然去世。其后裕鸿国际的对外负债很快暴露,尽管他的几个儿子平分了股权,老父亲和亲妹妹亲自辅佐,但无奈大势已去,企业至今危机重重,旗下资产遭到多家债权单位查封,濒临破产倒闭。

所谓“父债子还”、穷尽执行、追讨老赖,这几年是愈演愈烈。当然,因为出现不少自杀或家破人亡事件,直接羁押、绑架、拘禁的执行行为变少了,但是,诸如限制“三高”消费,限制乘坐飞机、高铁,甚至影响子女就学、就业的举措,却多了起来。

一个下属企业正在进行破产重整的企业家朋友对我讲,过去执行力度很大时,不少情况下会控制老板,控制企业的法人代表。这就常常导致,企业让谁去当法人代表,谁都不愿意当,除非所推之人有长期互信关系,对企业、对实控人知根知底。

因为谁都明白,长久以来,民企贷款或对外借款,法人代表要承担无限连带担保责任(有限责任在现实中很少存在),同时,老板的亲属甚至亲戚有时也要附带担保,为此承担连带责任。

一旦企业资金链断裂,债权单位起诉,老板及其他家庭成员就有可能被“拉黑”(列入“老赖”“失信”等黑名单)、被“限高”(限制高消费等),家庭财产、个人账户也要被查封执行,所谓“连坐”是也。

就近几年的情形来看,因为经济基本面和企业老板失信、成为老赖的情况一直比较严重。企查查大数据研究院《2020年失信被执行人风险数据报告》显示,近8年来,我国共新增失信被执行人1578万人次;其中,2020年全国新增失信被执行人249.84万,浙江、河南、广东分别以29.71万、29万、22.19万排名前三。

根据人民法院执行局在2017年发布的声明,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期限为2年,被执行人以暴力、威胁方法妨碍、抗拒执行情节严重或具有多项失信行为的,可以延长1~3年。

以我个人观察来看,这是一些并不夸张的数字。

我们身边,不仅是小微型企业的老板、创业者甚至个人享受到了该种“待遇”,大量的大中型企业的法人代表、董事长、实控人和他们的家属,也难以幸免。辅仁、科迪、华英、豫北金铅、少林客车、森源、民生药业、名门、大用、永达,等等,哪一家企业的老板没有经历过从“富在深山有远亲”到“穷在闹市无人问”、从众星捧月到求告无门的人生转变?

企业家身上的光环,早已褪去。他们曾为这个时代的“建设者”,现在其中的一部分人却要以“老赖”、“财富掠夺者”甚至“失败者”的角色,被这个时代踩在脚下。

有一个笑谈,说这部分过去消费能力高的人被“限高”,航空和高铁行业受到了最直接最大的影响,特别是航空,现在航班和乘客越来越少,原因就在于许多高净值客户成了“老赖”。这些人已经跌落“云端”。

所以,为免受被列入失信黑名单和被“限高”的惩罚,一些聪明的老板在企业危机出现之前,往往会将法人代表更换为其他人。

我们身边,这方面的典型的案例也比较多。比如最近暴雷的伊赛牛肉,前几年资金链断裂的中鹤现代农业集团、金苑面业,等等,以至于我们会说,如果判断一个企业会不会真正进入危机状态,其中一个重要迹象就是判断这家企业的法人代表是不是突然更换。伊赛牛肉最近引起债权人恐慌和失去信心,就在于他们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临阵换帅。

这里面,值得警惕的是一些人事先有意转移资产,故意逃废债。“穷庙富和尚”,有些企业最后虽然走向了破产清算,但你会发现,它们曾经的创始人或管理者,会依然活得挺滋润。

前几年,有一些企业甚至还采用金蝉脱壳的办法,将原企业的资产、商标等通过兼并重组、司法拍卖等办法,转移到仍由自己当幕后实控人的新公司去,某林客车、某祥服饰、某雪面粉等,莫不如此。

这部分企业、这部分老板,我们仍然会说它们(他们)“聪明”。与那些一条路走到黑、被债务逼到死胡同的相比,它们(他们)是幸运的,但同样也是在孤注一掷之中自断后路的时代逃离者、失败者。因为,逃得和尚逃不了庙,出来混最终都要还的。

企业经营,总是借助并整合外部的各种资源。前些年,大家多通过加杠杆、扩规模的方法,急速扩张,一旦经济形势有变,不适应者居多。能够成功穿越周期的,更属少数。

我们身边也有许多“不贷款、不逃税、不上市”的典型,比如王守义十三香、钻石精密、登峰熔料,等等,风暴来了,这些企业的老板依旧悠然自得,“老赖”“限高”等几乎与他们绝缘,更遑论“十面埋伏、自刎乌江”?一个重要原因,是“手中有粮,心中不慌”,他们自始至终懂得量入为出和量力而行。

当然,这部分企业毕竟属于少数,“小国寡民”并不是业界的常态。我们常要面对的一个问题是,既然经营企业,就要承担它所带来的一切后果,但一旦脱离了既定发展轨道,让自己和家庭背负上巨大而长久的负担,甚至穿透法律和其他相关底线,那就是一个悲剧了。

遗憾的是,这样的悲剧,在我们身边,正在一出出地接连上演。它甚至成为一代人的悲剧。

可谁又真的把它当作悲剧呢?

喜欢 (1)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