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天票据网介绍:承兑汇票贴现、票据资讯、票据知识、票据利率、背书、风险预警等问题

这几年,信用债市场是怎样熬过来的?

每日一贴 债市狄仁杰 评论

雷声轰隆、沧海桑田、割裂与分化..... 我已经不知道该用哪些词语来形容这些年的信用债市场了。

这几年,信用债市场是怎样熬过来的?

2014年,“11超日债”成为我国首单违约债券,给信用债投资人敲醒了警钟,信用债是有违约风险的;

2015年开始,产能过剩行业进入到周期底部,企业亏损严重,成为了信用债市场暴雷的主线。保定天威、川煤、东特钢、大连机床等等,都成为债券投资人心里抹不去的阴影。

山水水泥告诉我们:除了基本面,公司治理也是导致发行人债券违约的重要因素,后面的许多民企,甚至是某些校企,都是活生生的案例。

中城建告诫我们:不要被发行人好听的名字给误导了。

2017年,五洋债券违约,被判定为我国首例债市欺诈发行案例,投资人和发行人以及相关中介机构打了三年多官司,法院最后让中介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震慑市场。

保千里违约告诉我们,上市公司债券也是有违约风险的。

2018年的民企违约潮,对信用债投研人员来说,可能是最难忘的一年。

这一年,很多曾受市场追捧的环保上市公司,大批倒下,神雾双子、凯迪、盛运、天翔......

沪华信违约告诉我们,外部AAA评级有时候就是个笑话,很多业务激进,做ZS的QSZG,甚至GMJJ都踩了这个大雷。

女首富“鸡毛飞上天”的励志故事,演变成“一地鸡毛”的悲剧。

乐视生态的违约,给债市,乃至资本市场都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之后的印纪、天神、华闻乃至文投等,都给债券持有人造成了重大的损失。传媒行业喜欢搞资本运作,商誉高企,且业绩不确定性非常大,不适合做正常一级债券投资。

最惨的恐怕就属山东民企了。东营互保链火烧连船,基本全军覆没,东辰、大海、金茂、胜通和方圆等等一个个倒下,万集劝退回售,苦苦支撑。东明的洪业和玉皇相继倒下;著名网红NB成为了债市笑话;西王和三星债务重整;如意不如意;南山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光;宏桥电解铝行业景气度高,全价回购存续债券。

南京,六朝古都,先是三胞发生债券违约,债务重整。南京建工的债务处置也受到市场的诟病。2020年下半年,民企龙头苏宁又遭部分投资人看空,债券二级高折价成交,苏宁靠抵质押、卖资产和引入战投等获取现金流,努力偿债。

一个踩雷洛娃的投资经理受不了其“逃废债”,准备去屎。

2019年初,曾经的两大白马股,康得新和康美纷纷跌落神坛,巨额财务造假令人大跌眼镜,“大存大贷”的问题也因此开始受到债市的重视。

曾经的汽车4S巨头庞大凉了,国产汽车生产商华泰汽车、力帆以及众泰均未躲过这轮信用违约大周期。背靠宝马的华晨,也未能逃过2020年。技术、品牌落后,靠债务驱动的国产汽车品牌被行业大清洗。

中民投“技术性违约”,中信最终还是没有救中信国安。

精功告诉你什么是玩转转移资产和表外债务的高手,以及在集团债券违约的情况下,如何保住上市子公司。

安徽省外经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和河北海伟交通设施集团有限公司真的不是城投!

继渤钢之后,天物和天房相继发生债券违约,叠加天津市GDP挤水分,房地产市场景气度不佳,金融市场环境欠佳,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压力较大,其部分主城投平台存续债券二级市场频现高估值成交。

盐湖股份,正宗的AAA地方大国企,受化工业务拖累,亏损严重,是2019年A股亏损王,债券违约也算预期之中,不过其债务重整效率之高,也超出市场预期。青海省投、青国投也没躲过债券违约的命运,青海省属大国企的违约,也给当地城投发债融资造成了很大的不利影响。

北大方正的突然违约,有些超出市场预期,校企内部争斗愈演愈烈,叠加多元化扩张,杠杆高企,最终走向了债券违约的不归路。对于紫光,很多人认为其关系到国家重大战略,国家队应该会救助,没想到一年之后,紫光还是躺倒了。

2019年对信用债市场冲击最大的,非东旭违约莫属了。随便写个文章都能10W+,吃瓜群众之多,令人叹为观止。踩雷东旭的机构非常广泛,当时开持有人大会的时候,参会人多的坐不下。很多投资人10几块割肉,惨不忍睹。

2020年开年,我们便笼罩在海航违约的阴影之下,更令人无法忍受的是海航的紧急持有人大会,在一片“遗臭万年”之声中草草结束。之后,海航便开启了无限展期之路。

如果说中弘、银亿、三盛、颐和和福晟等还不算主流房企,其债券违约对房企债券影响不大,那么泰禾的债券违约,算是高杠杆房企违约的标志。恒大和富力也让债券投资人胆战心惊。今年初华夏幸福的违约,给房企债券当头一棒,市场开始对产业园区、商业地产等慢周转、现金流差的的地产公司进行信用重定价。

鸿达兴业集团债券违约,导致其上市子公司可转债价格暴跌,市场对可转债的定价,开始加大信用基本面的权重。

华晨汽车的突然倒下,以及下沉1114股权等一系列操作,令市场质疑其存在“逃废债”的嫌疑。

投资者还未从华晨的阴影之中走出来,永煤又给信用债市场一个暴击。永煤的违约,超出了市场、甚至是监管的预期。其对河南区域债券一级发行、煤炭行业甚至过剩行业债券市场、乃至结构化发债市场,都造成了较大的冲击。

2021年的信用债市场热点,基本都被华夏和冀中能源承包了。冀中能源的财务状况看上去并不比永煤好,可因为永煤的前车之鉴,冀中能源短期内恐怕“难以违约”。虽然每次都是“技术性违约”,但是大家因其努力还债,依旧称其债市硬汉,可是当硬汉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产业债雷声轰轰,但是城投债市场却一直保刚兑。

即便网红如城投四大天王,至今依旧未曾发生债券违约,他们账面货币资金仅几千万,却能兑付几百亿,而部分民企甚至产业国企,账面数十、甚至几百亿货币资金,却兑付不起数亿元债券,令人唏嘘。

这些年,贵州部分城投虽然频繁被曝出非标违约,债券一级发行困难,甚至被迫接受高成本的非市场化融资,但是一直力保公开市场债券刚兑,甚至动用茅台化债。

镇江城投这两年整体估值下去了不少,苏北城投的市场认可度边际有所改善,湖南化债积极有为,山东某些区域网红指数上升明显,成都附属部分区县城投债也是一言难尽,部分区县平台已经用光了省内担保额度,后面该怎么办呢?

还有部分AAA网红城投平台,因其市场化业务占比较大、资金去向不明或者区域金融环境较差等原因,存续债券二级估值高企。

比如云城投,先是和保利黄了,然后改名叫做“云南康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主营康旅业务,和城投似乎渐行渐远。最近,其控股股东为了降低云城投对其债券融资造成的不利影响,准备转让云城投近半股权,主动划清界限。

这些年,能在信用债市场熬过来实属不易,希望我们的信用债市场越来越成熟,我们都有美好的未来。

喜欢 (1)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