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天票据网介绍:承兑汇票贴现、票据资讯、票据知识、票据利率、背书、风险预警等问题 点击 加我 QQ 374988267说你的需求。

商丘“龙头斩”:这才几年,“中国发展铝工业最佳模式”,就被商电铝业埋葬了

每日一贴 键指财经 评论

题记:商电铝业集团曾长期是商丘市最大国企,2019年12月底,该企业正式宣告寿终正寝,走完其光辉一生。 在我们日常的经济生活中,有一些经济术语充满了不可抵挡的魅惑性,比如全产业链产业集群循环经济产业梯度转移,等等。对某些方面而言,它们是解释经济、

题记:商电铝业集团曾长期是商丘市最大国企,2019年12月底,该企业正式宣告寿终正寝,走完其“光辉一生”。

商丘“龙头斩”:这才几年,“中国发展铝工业最佳模式”,就被商电铝业埋葬了

在我们日常的经济生活中,有一些经济术语充满了不可抵挡的魅惑性,比如“全产业链”“产业集群”“循环经济”“产业梯度转移”,等等。对某些方面而言,它们是解释经济、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的抓手,但如果企业经营者都普遍相信并以之作为具体的行动圭臬,那么,以现实经验来看,其效果多半都不会太理想。

要知道,某些层面喜欢“计划”,都希望“一张蓝图会到底”,但企业经营,时刻面对的是市场的变化和不确定性,所以,那些看上去很美的“计划”,到最后都赶不上、敌不过现实中的瞬息万变。

今天先说“循环经济”,许多时候,我们还在前边加一个词,变成“绿色循环经济”。

但真正“绿色”吗?看一看我们今天为什么搞大面积、大幅度地搞环保风暴,就明白了。真正能达到“循环”吗?且不说构筑一个产业闭环、摆好一个“棋盘”要落多少“子”,要花多少精力和财力,单单为推动此“循环”的运行所要投入的运营管理成本,常常就具有不可承受之重。

许多时候,我们看到一些地方基本上是为了“循环”而“循环”,大的效益账、发展账根本不去算,结果留下一个烂摊子”,产业之间彼此链接难度大,不少环节千疮百孔,“绿色”成了概念,“环保”成了摆设。

这样的“循环经济”,徒有虚名,充其量只算得纸糊的“灯笼工程”罢了。

日前正式终结破产清算程序的河南省商丘商电铝业(集团)有限公司,就是这样一个典型。它生存了24年,也顶着“循环经济试点企业”的帽子10余年,这期间,它收购,它兼并,它做大,它做多,产业链条越伸越长,政策倾斜越积越多,背上的包袱也越压越重,终于有一天,“轰隆隆”大厦倾倒,内部暴露的问题触目惊心。

破产清算,一定意义上是将所有的过往彻底掩埋。这时候,这家商丘最大国企的“绿色循环”,实际上已演变成无可救药的“血癌”——无法维持,病入膏肓;凝滞不前,彻底扩散。


过去有一段时间,我对商电铝业很熟悉,因为它曾经重组上市公司冰熊股份,有几年领衔其国有大股东身份。那时候的商电铝业,被地方政府当作产业重组的尖兵连,专门收购陷入低谷的国有大型企业,冠其名为“锻造生态工业链”,所以,它自然被整个商丘市排在了NO.1的位置。

国有企业的发展,“奇迹”的背后往往是大量资源的倾斜和堆积。

1994年,商电铝业还是一个国有的小火电厂,第二年开始建铝厂,1996年正式组建成集团公司。因为当时电解铝行业赚钱,所以自1998年开始,商电铝业先后重组了商丘县热电厂、商丘市机引农具厂、商丘市化肥厂、商丘市供销社西仓库和林州铝业总公司等5家单位,盘活了上亿元国有资产,接收并安置下岗职工2000多人,被当地政府誉为发展地方经济的大功臣。

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商电铝业规划了以“铝—电—热—化”为主的循环经济产业链,并逐渐成为一家集铝冶炼、发电、供热、化工、建筑、运输、机械制造、工业设备安装等为一体的“跨行业、跨所有制、跨地区的大型综合性企业集团”。

高峰时,该集团拥有下属16家企业、员工4700余人、固定资产35亿元、电力装机容量25万千瓦,具有年产电解铝25万吨、合成氨4.5万吨、碳酸氢铵18万吨、碳素3万吨、供热600万吉焦的生产规模。

2005年,商电铝业以31.79亿元的销售收入名列全国有色金属行业80强中的第32位。2006年,它再次以31.29亿元的销售收入,位列“河南工业企业(集团)100强”第39位。

这应该是商电铝业最为辉煌的时刻。按照规划,到2010年前后,商电铝业还将通过合作、合资和自建等方式,形成电力装机容量60万千瓦、电解铝生产能力36万吨、铝深加工生产能力20万吨、化工生产能力30万吨、碳素15万吨、建材200万吨、造纸50万吨的巨大产能。

这种气势,“气吞万里如虎”,几乎所有的人认为,这家在商丘排名第一的企业,在未来没有理由不这样做。

2005年7月,商电铝业被河南省发改委确定为“河南省循环经济试点企业”;是年10月,又列入国家六大部(委)“全国第一批循环经济试点单位名单”,可谓“万千宠爱,皆集于一身”。

它被当作人见人敬的“绿巨人”。


这种“循环经济”,究竟是一种什么产品链?

他们的描述是,“热电厂把产品热、电供给铝厂、化肥厂、酒精厂等,后者把排放物炉渣、粉煤灰供给水泥厂。化肥厂的排放物造气炉炉渣,因含有大量剩余热值,可掺到热电厂的优质煤中进行二次燃烧,其煤气既可供给热电厂成为发电的燃料,又可用于焙烧铝厂电解铝生产时的必需品——碳素。碳素厂的产品碳阳极,供给铝厂用于电解铝生产,其固体排放物废料加入优质煤中用作热电厂的燃料。铝厂的产品铝锭在铝加工厂加工成各种铝制品,其固体排放物废碳阳极返回碳素厂重新加工”。

如此循环往复,在一个相对固定的区域内,让上一环节的二次能源成为下一环节的一次能源,“形成一个较为封闭的能量循环链和环保产业链”,最终把各种原料“吃干榨净”,“既提高了能源利用率,又减少了环境污染,实现了循环经济效益”。

当时,这种模式被国家有关部门和高校科研院所誉为“中国发展铝工业最佳模式之一”。

但就是这样一条几近完美的“循环经济”产业链,一直摆脱不了高投入、高负债、高运营、低产出、低效率、低效益的营收短板,特别是,因为所有链条都是紧紧捆绑在一起,外部一有大的风吹草动,内部就会出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

2006年以前,全国电解铝市场形势还算不错,但是,到了2008年亚洲金融危机,商电铝业“电解铝企业规模小、集中度低,结构不合理、产业链条短、产品科技含量低、抗风险能力小”的劣势就暴露了出来,加上此时全国铝行业竞争激烈、人民币升值、原材料价格上涨、出口受限、产能过剩等诸多因素,企业的可持续经营就再也维持不下去了。2009年2月,随着商电铝业将旗下核心资产丰源铝电鑫丰铝厂以7.4亿元的价格出售给同城企业神火集团,这家企业走向了强弩之末。

2015年5月,商电铝业被商丘市睢阳区人民法院宣告破产,自此走上长达5年的债务清偿之路。它所打造的那条几近完美的“循环经济”产业链,也由此土崩瓦解。

其间仅仅10年的时间。如此脆弱,如此“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循环经济”(Circular Economy),最早由美国经济学家K·波尔丁提出,主要指在人、自然资源和科学技术的大系统内,在资源投入、企业生产、产品消费及其废弃的全过程中,把传统的依赖资源消耗的线形增长经济,转变为依靠生态型资源循环来发展的经济。

国内专家套用过来,比较一致的看法就是:传统经济模式是线性的,即“资源—产品—废物”;循环经济模式是封闭性的,即“资源—产品—再生资源”。

现在回过头来看,商电铝业“循环经济”产业链,也是对上述“循环经济”概念的借用,事实上无法达到“低开采、高利用、低排放” “减量化、再利用、再循环”的具体要求。也正因此,当市场形势对其终极产品的行情造成巨大影响,其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就无法在投入产出比上取得竞争优势(平时就亏,终端产品行情不好时,亏得更为厉害)。

这也是整个电解铝行业面对的阿喀琉斯之踵,作为个体的商电铝业,根本上也无法抗衡和承受。

还有一点,在既有的体制下,高成本、高福利、低效率、低效益的经营模式,维持着这条“循环经济”产业链的体面性运行,一旦地方财政不为其埋单,一旦金融单位不愿再为其输血,这条产业链就不再具备任何维持下去的价值,“推倒”几乎和“变脸”一样快。

更重要的是,这个循环经济概念,实质上遮盖着另一个“高耗能、高污染、高治理”的命题,面对社会转型和经济升级,它的生命力和价值注定会很快丧失掉。

前些年,我们见过的类似的伪“循环经济”或类“循环经济”,老实说并不在少数。从农业领域到煤、油、气等能源领域,大多都是物质性的机械循环,很少做到“生态型的资源循环”。

这就形成一些很可怕的结果。一是从产业链的构建到产业集群的形成,多是“计划”和“生搬硬套”的结果,缺乏科学论证和市场遴选;二是由于每个循环经济产业园(链)都在封闭造环,造成大量产能的重复建设和财富的巨额浪费,比较典型的有“铝—电—热—化” “煤—电—热—化—气—油”等,到现在都成为我们在“去产能”重压之下难以消化的产业遗产。

说到底,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假如真的按市场原则自然构建商电铝业的“绿色经济”产业链,它也不会如此热热闹闹地起来,然后又轰轰烈烈地倒下。如果不考虑在每个产业链条上向市场要效益,并随着市场变化而自由灵活地予以应对,而是着重谋求“好看”“体面”“理论和操作都很完美”,那么,商电铝业走过的路,将是许多容易配置资源、容易获得支持的企业,一般要选择去走的路。

当然,我这不是反对“循环经济”——恰恰相反,我盼望的恰恰是能有更多的真正的“循环经济”以及其运营实体的出现,因为只有如此,我们的经济才能更繁荣,我们的世界才能更美好——我相信很多人会和我一样,秉持这种立场。

有一句话说得好,“有一种失败叫逻辑很成功”。面对假面“循环经济”和变种“循环经济”,我们也完全可以说,它们表面上很成功,但实际上很失败。如果一定要证明这种失败,那么你可以跟我走一走,多看几个像商电铝业这样已经倒下或正在倒下的“绿巨人”,让它们告诉你真相。

这真相,就在那里,一定非彼“假象”。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