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天票据网介绍:承兑汇票贴现、票据资讯、票据知识、票据利率、背书、风险预警等问题 点击 加我 QQ 374988267说你的需求。

曾经华美,依然华美:中国生物工程“黄埔军校”的生死轮回【豫企沧桑40年】

每日一贴 周健 键指财经 评论

拖了15年之久,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生物企业华美生物工程公司,终于走向寿终正寝。 日前,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根据(2004)洛民破字第16-18号(文件),《华美生物工程公司破产财产方案》已经执行完毕,2019年10月31日裁定终结华美生物工程公司的破产

曾经华美,依然华美:中国生物工程“黄埔军校”的生死轮回【豫企沧桑40年】

拖了15年之久,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生物企业——华美生物工程公司,终于走向寿终正寝。

日前,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根据(2004)洛民破字第16-18号(文件),《华美生物工程公司破产财产方案》已经执行完毕,2019年10月31日裁定终结华美生物工程公司的破产程序。

华美生物工程公司的身世十分显赫:1985年由春都集团的前身洛阳肉联厂与中信兴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美国Promega公司(普洛麦格)按30%:30%:40%的股权比例联合组建,系国内第一家集生物工程、基因诊断、免疫诊断及相关技术于一身的综合性高新技术企业;产品方面,它自诞生就形成了PCR一条龙(原材料—试剂盒—仪器—技术培训),是国内惟一稳定的工具酶供应基地,并代表中国长时间惟一出口分子生物学产品到欧美市场。

它还是国内最大的诊断试剂龙头生产企业之一。从1985年成立到2003年,该企业从最开始的内切酶生产,到后来的酶免诊断试剂生产——甲型肝炎、乙型肝炎、丙型肝炎和艾滋病毒的检测试剂盒生产,再到PCR相关产品的生产,可谓红极一时。2003年,正是它率先在国内研制出了SARS病毒诊断试剂。

当时,河南省一位主管科技的副省长评价,华美生物工程公司的发展代表了河南省科技产业化发展的方向。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赵玉芬也曾指出,华美生物工程公司是我国在生物工程、遗传工程领域产业化程度最高、惟一能与国外抗衡的企业,是中国生物工程的“心脏”,是河南21世纪生物技术经济的源头。洛阳官方在华美生物工程公司破产后作出声明,该公司“拥有核心产品工具酶,关乎国家生命科学安全”。

但就是这样一家出身高贵、前途光明、“关乎国家生命科学安全”的企业,却在2004年正式宣告破产清算,被实施“安乐死”。其缘由,与上市公司春都股份2003年那场知名的重组有关。


2002年4月,一直深陷亏损泥潭的ST春都迎来了西安海拓普集团,后者通过子公司郑州华美科技有限公司与春都集团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6000万元的兑价,持有上市公司29.5%的股权。

其后,海拓普还与春都集团签署了股权托管协议,受托管的股权比例达到了37.5%。在托管期限内,春都集团将其持有的ST春都6000万股的股东权利委托由海拓普行使。2003年6月,郑州华美科技完成了对ST春都的控股。

但西安海拓普的到来并未挽救ST春都的颓势,由于2000年~2002年连续亏损,深交所决定自2003年3月25日起,ST春都股票暂停上市。在这种背景下,ST春都“通过出售非主营业务的低效资产”,将其持有的华美生物工程公司30%的股权,以121万美元的价格转让给香港天才投资有限公司,收益445.17万元,全力实现了“保壳”。

但这种行为很快就招来了外界的诸多猜疑。

西安海拓普集团和郑州华美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刘海峰。在重组ST春都前,刘就通过其妻子任法人代表的香港宝蓝集团有限公司,收购了美国Promega公司持有的华美生物工程公司40%的股份,而刘本人又是香港天才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派出代表,这样,刘就直接或间接控制了华美生物工程公司70%的股权,进入公司董事会并被推举为董事长。

与此同时,郑州华美科技还向ST春都的另一大股东河南建投借款1250万元,购买了春都药业75.7%的股权和420余万元债权,加上郑州华美科技本已间接持有的春都药业24.3%的股权,郑州华美科技实际上100%地控制了这家春都集团下属的核心企业。

对这种涉嫌“左手倒右手”“掏空上市公司”的“空手道行为”,洛阳市有关方面很快采取了行动。2004年3月,洛阳警方以涉嫌挪用华美生物工程公司资金为名,对刘海峰采取强制措施,其后15个月,刘就一直在罪与非罪之间“徘徊生活”,直到2005年6月“重获自由”。

不过就在此间,华美生物工程公司被ST春都提请破产,洛阳市中级法院指定的破产清算小组很快进驻华美,开始了长达15年的破产之路;春都药业于2005年破产,而整个春都集团,也在2009年7月纳入国家政策性破产规划。

在进入破产程序前,华美生物工程公司每年还有几百万元的盈利,“资产远大于负债,并且还有债权” “公司质地很好,市场份额和规模位居全国同行前列”,此番被ST春都提请破产,当时就有许多人对此表示不理解,认为这是洛阳方面在“阻击刘海峰”,不承认ST春都大股东的合法地位。至于此举背后有没有其他隐情,外界就不得而知了。

一个事实是,无论当时还是现在,华美生物工程公司都是一个在远未达到资不抵债的情况下,而被提请破产清算的“特例”。

进入破产程序后的华美生物工程公司,据称很快由上海的一家公司展开租赁经营。2013年7月,洛阳市有关方面在一份《关于华美生物工程公司破产清算的情况说明》的公告中称:“华美公司开展了内涵式租赁自救经营,维护了国家和员工的利益,维护了社会的稳定和谐,使公司的资产损失最小化,为股权拍卖和清算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事实是这样吗?在刘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华美生物工程公司的众多高层和技术骨干纷纷辞职,纷纷到其他企业工作,华美生物工程公司遂有业内“黄埔军校”的称号。目前在国内广有影响力的武汉华美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华权高,据称就来自华美生物工程公司。

而且,除下对外债权,华美生物工程公司最值钱的是它的无形资产,包括它的GMP认证资格、技术、市场网络、近20年的商誉和市场影响力等,这些都随着华美生物工程公司的破产,出现了自然灭失的可能性。


2009年5月14日,在华美生物工程公司进入破产程序5年后,该公司的股权和资产经洛阳市天信拍卖有限公司公开拍卖,最终由竞买人以910万元的最高应价拍得,这些钱被用于“补缴员工的社会保险”“支付员工52%的补偿部分”“支付洛阳市工商银行应得的部分土地和房产款”。

收购者是成立于2005年6月的北京钼都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后改名为北京天地民生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其法人代表和大股东,系民生药业集团的董事长徐海照。

依据相关介绍,民生药业集团目前资产总值130亿元,系集中成药、生物制品、诊断试剂研发、生产、销售为基础,以医院、医学专科学校、医药流通与配送、连锁药房、金融服务、医药科研为服务的大型医药一体化集团,目前有合资子公司13家,合资控股公司4家,同时拥有中西部最大的医药配送基地(郑州),中国最大的医药产业基地(洛阳),至少从表面上看,实力雄厚。

徐海照是洛阳栾川人。拍卖成交后的2009年年底,他在洛阳成立了“华美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股东包括民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洛阳民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GEORGER SIBER、ANGELIA SIBER,股权比例为60%:15.00%:12.50%:12.50%。而后,新公司收购了华美生物工程公司在郑州的生产基地郑州华美科技,更名为河南华美生物工程有限公司。

华美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显然极为看重它与华美生物工程公司的“传承”关系。该公司的官网介绍,华美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前身为华美生物工程公司,“是中国生物技术领域第一家中外合资高新技术企业;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国家GMP认证企业;河南省首批认定的高新技术企业;河南省认定的企业技术中心;河南绿色生命科学院所在地”,这些话,几乎与早期华美生物工程公司的对外宣传如出一辙。

而且,为了“用最短的时间恢复华美在生物技术领域的优势地位”,华美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很舍得在资金和引进人才等方面投入。前面提到的公司股东GEORGER SIBER(乔治·西博)博士,其本人就是国际疫苗领域的领军人物,曾担任美国惠氏(Wyeth)疫苗最高科技长官和高级副总裁,有40年领导疫苗研发经验,被称为“当今世界上将疫苗科技转化成生产力最多的首席疫苗科学家”,曾获得国际疫苗界最高荣誉奖赛宾奖(Sabin Award) 2016年年度奖。

徐海照的初衷是,“寻求国际间的强强联合,引入成功的技术和研发成果,利用华美生物在国内生物领域的历史地位,快速推动生物产业的升级进程,缩短与国际同行的技术差距,重新确定华美生物的品牌世界”。

近两年,民生药业集团位于洛阳嵩县的总投资25亿元的华美生物医药产业园已初具雏形,其发展目标,是“打造中医药、生物医药全产业链”。不过,由于民生医药集团前几年扩张过快、战线拉得太长,包括华美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在内的诸多子公司,资金链绷得极紧,可持续经营受到极大挑战。

不破不立,这似乎就是华美生物工程公司这30多年来的命运。不可否认的是,正是在“破”和“立”之间的关键6年,这家中国生物工程产业领域的先锋企业由于采取休克疗法,因此丧失了其固有的竞争优势,也丧失了其市场龙头地位,为河南省的生物工程产业发展,留下了长久的、无法弥补的遗憾。


 

因为要解决华美生物工程公司“在市政府组织的自救经营过程中产生的公益债权问题”,所以,这家公司破产清算的终结程序,直到今年10月底才划上句号。

至此,与整个春都集团破产相关的所有善后工作,也都完全结束。

企业的命运,有兴有衰。在行政力量的干预之下,华美生物工程公司破产,原因也许离不开实际控制人或其他方面的一个“贪”字;10年之前,它又获得新生,变身为一家中外合资企业,试图重续最初的辉煌,但在新的操盘手的主导下,又再往全产业链的“大”处发展,其间因果轮回,已属很难说清的一件事。

说不清就不说吧,这家公司是否已“泯然众人”,或是否还能够雄起,且交给时间来评说。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