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兑汇票贴现网介绍:电子、商业、银行、利率、背书等问题服务 点击 加我 QQ 374988267说你的需求。

民享财富走麦城,它终于成了“诺亚第二”?

每日一贴 周健 评论

最近,第三方理财机构的日子都不好过,诺亚、易德臻、钜派投资、招行理财,等等,旗下产品纷纷爆雷违约,一时让人心生感慨:三方理财市场,要结束其野蛮生长的时代了? 在郑州、在深圳、在上海,曾一心一意要做诺亚第二的民享财富,近一年来也遇上了麻烦事:

最近,第三方理财机构的日子都不好过,诺亚、易德臻、钜派投资、招行理财,等等,旗下产品纷纷“爆雷”违约,一时让人心生感慨:三方理财市场,要结束其野蛮生长的时代了?

民享财富走麦城,它终于成了“诺亚第二”?

在郑州、在深圳、在上海,曾一心一意要做“诺亚第二”的民享财富,近一年来也遇上了麻烦事:自去年9月开始,该公司出现“债务、经营双重危机,面临非法集资刑事涉案风险”;到了今年2月,“为保障广大投资人的资金安全和投资利益,维护社会稳定”,郑州市郑东新区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发出通告,对民享财富实施行政监管,并指定第三方中投华泰(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进行全面托管,“依法展开相关资产清理和债权债务处置工作”。

这里所说的民享财富,指以郑州民享财富投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民享财富”)、深圳市富海民享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富海民享财富”)、上海民享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民享股权”)及其分公司、关联实体,等于说将以李辛为实际控制人的“民享系”全圈了进来。

这些通告或信息,全贴在郑州民享财富位于郑东新区CBD的办公室门外,而且,还多次出现在各种借款合同的诉讼判决书里,已成为显性的财经事件。李辛本人,和她仅剩的20多名员工,也一同出现在各个善后工作组的名单中,目前所作所为,皆是为了“确保兑付方案的落实执行”。

昔日一度喧闹的办公楼,安静了下来。那两扇南北相向的玻璃门,客人一到门口就会自动滑开。朝右是民享财富办公场所,人不多,但进去后能明显感觉到一种紧张而低沉的气氛;往左玻璃门内则呈现一个打坐的空间,低矮而整齐的桌椅,彷佛在此静心的人刚刚离去,能隐约闻到一股檀香。

但实际情况却呈现另外一种面貌:民享财富像是漂浮在波峰浪谷中的一页扁舟,正在与那些前所未有、迎面扑来的巨浪搏斗。

当然,它不是唯一一个。这个行业的许多大佬,目前都在奋力自救。中国供应链金融市场,正充斥着刀光剑影、阵阵雷声。

按民享财富公告中的说法,公司进入“复杂的非正常经营状态”的时间是2018年9月。这期间,“无数从未经历过的事务排山倒海一般涌来”,“广大股权基金投资人产生诸多担忧”。

发生了什么事?简单说,就是兑付危机。

查阅民享财富目前累积下来的法院判决书,可知最早的一份“诉前财产保全申请”,在2018年10月15日由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发出,申请人张某,请求法院依法冻结优渥教育咨询(深圳)有限公司、深圳市富海民享、李辛银行存款550万元,或查封、扣押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

紧接着,去年11月1日,郑州启智实业有限公司向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同一日冻结郑州民享财富300万元、郑州民享财富和上海民享股权90万元(两单)、郑州民享财富和上海民享股权70万元、郑州民享财富470万元、郑州民享财富和上海民享股权10万元、郑州民享财富368万元银行存款,或查封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

到了11月23日,借款人王某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冻结优渥教育咨询(深圳)有限公司、郑州民享财富银行存款220万元,或查封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

接下来的12月26日,借款人李滔某因合同纠纷一案,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冻结郑州优之普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郑州民享财富银行存款522.9万元或查封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

至此,一连串围绕着郑州民享财富及其关联企业优渥教育咨询(深圳)有限公司、郑州优之普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等的诉讼案件接连发生。其核心内容,全是郑州民享财富及其关联公司向外界一些人(包括长期委托理财人)借了数额不等的资金,约定了利息和还款期限,但等到期限到时,郑州民享财富无法兑现。久拖之下,这些借款人愤而告上法庭。

企查查、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郑州民享财富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的案件达到17起,因民间借贷纠纷而被他人或公司起诉的案件达到14起,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公司的次数为14次。

上海民享股权的情形与郑州民享财富类似,其财产大范围被法院查封,也肇始于去年11月1日郑州启智实业有限公司所发起的诉前保全。

但在此前的10月23日,郑州市民马勇因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向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查封被申请人宁波梅山保税港区俊鹏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深圳富海民享、上海民享股权投资、李辛等人的银行存款125万元,或查封、扣押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10月24日,郑州市民王某也提出仲裁程序中的财产保全申请,请求法院依法冻结被宁波梅山保税港区俊鹏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上海民享股权投资、李辛等人银行存款2036667元,或查封、扣押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

天眼查显示,从2018年11月1日至今,该公司已发生财产被查封、民间借贷案件11起,被列入“失信人”1次。

深圳富海民享财富呢?去年10月份以来,该公司已因民间借贷、诉前财产保全等被起诉17起;自今年4月2日到7月5日,被执行7次,3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以上即为民享财富大致的兑付危机情况。

可以看出,整个“民享财富系”连为一体,债务无法彼此明确分割。通查那些民间借贷纠纷判决书,可知李辛他们通过几家公司和旗下的优渥教育等机构向投资人借贷的行为,多发生在2018年5月~9月间,借贷金额从数十万元到数百万元不等,名目多是短期“借款合同”,约定年化利率保持在12%左右。

但是,正如前文所述,2018年8月,民享财富进入非正常经营状态,兑付危机爆发了。

“爆雷”声中,李辛第一次遭遇到债权人的层层“狙击”。

在所有已公布的民享财富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有几个市场主体也成了被诉讼的主角。

这几家公司的名字是河南优渥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郑州优之普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优渥教育咨询(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优渥教育”“郑州优之普教育”“深圳优渥教育”),它们既是借款的主体,也是接收借款的“项目通道”。总起来说,民享财富爆发兑付危机,与李辛对这几家公司所经营的幼教项目密切有关。

优渥教育集团成立于2017年,线上有“艾儿成长”等互联网早教产品,线下设立幼儿园,是民享财富倾力打造的从事儿童早期、学中小学教育的教育投资、教育管理、融资并购和教育研究咨询平台。这个产业应该是李辛的转型之作,或者,是她“投资+实体运营”战略升级的重要组成部分,数次推广会,她都亲自参加并演讲。

这一年前后,幼儿教育产业成为投资风口。民享财富在此重仓布局,分别在郑州、深圳、上海设立相关运营机构,以比较高的估值价位收购或新设立幼儿园,投入大量资金。当时,在他们的路演推介中,这些幼儿园都按“三年招生满员”的计划来考虑投资收益的,民享财富派去了许多员工担当法人或运营负责人,并开始广泛招收幼儿教师。

但市场并不像他们事先想象地那么给力,生员、房租、人员工资等,很快对他们的实际经营构成了挑战。

更重要的是,外部的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2017年11月,“红黄蓝虐童事件” 震惊全国,对民办幼教产业的发展覆上浓重的阴影。2018年11月,国家《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规定“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这项规定一下子就让民享财富的投资运营模式陷入死胡同。

但摊子既然已经铺下,民享财富不得不“霸王硬上弓”;而且,由于民享财富以往的募资通道逐渐收窄,优渥教育成了该企业对外借款的新的主力平台。

如前文所述,去年11月至今民享财富发生的借贷纠纷官司,大多数由河南优渥教育、郑州优之普教育、深圳优渥教育中的任一家作为借款主体,而由郑州民享财富、深圳富海民享财富、上海民享股权投资中的任一家作担保,因而,借款人在起诉时,往往会将后三者中的任一家列为共同被告。

例如,2018年5月29日,郑州优之普教育向南阳人于某借款45万元,郑州民享财富签订保证合同。6个月还款期限到后,于某“多次催要”,两家公司“却以种种理由不支付原告本金”,遂起诉至法院。2019年4月24日,法院判决被告郑州优之普教育向于某偿还借款本息,郑州民享财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这些借款用到了哪里?一些判决表明,当优渥教育及其下属公司或幼儿园主体借到钱后,一部分钱很快就被民享财富挪作他用。

2018年5月29日,河南优渥教育向郑州市民陈某借款115万,借款期限为6个月,收款账户为郑州民享财富员工申某在恒丰银行郑州分行的个人账户,郑州民享财富签订保证合同。还款期限到后,因催款未果,陈某将两家公司告上法庭。郑州民享财富出具的一份证明表明,公司员工申某的恒丰银行卡“是被告民享公司财务部使用”,因此,自2018年4月至2019年1月公司的财务来往,与申某无关,产生的纠纷也与申某无关。

申某及其他员工的名字,也出现在其他诉讼中,郑州民享财富、深圳富海民享都承揽下了“使用”他们个人银行卡的责任和相应的还款责任。

这,大概体现出了李辛性格中敢做敢当的一面。

2019年2月22日,民享财富被实施行政监管,中投华泰(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对其全面托管,进行资产清理和债权债务处置。

按照郑州市郑东新区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所作通告,民享财富出现了债务、经营双重危机,“面临非法集资刑事涉案风险”。随着众多债权人涌上门来纷纷讨债,公安部门介入,据透露李辛被实施“边控”。

面对这种“无数从未经历过的事务排山倒海一般涌来”的局面,李辛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那些昔日跟着她打天下的200多名员工,到今年5月已走得只剩下20多人,“工作效率严重下降,各项工作艰难推进”。但即便如此,按民享财富的说法,李辛他们坚持“筚路蓝缕,砥砺前行,不抛弃,不放弃”的信念,为确保兑付方案的切实执行,在内部仔细做了工作分工,“以20人承接需要原来上百人完成的工作”。

现在郑州民享财富办公室内外弥漫的安静而低沉的气氛,大概与此相关。

按照分工,李辛负责整体上的资产变现和债权请收工作,其他留守员工则负责“优渥教育股东分红”“未签约客户兑付方案洽谈”“诉讼案件应诉及和解”“股权基金管理人变更”“股权基金投资人会议”等工作。

其中“股权基金管理人变更”一项,根据上海民享股权投资、深圳富海民享财富今年4月12日发布的公告,民享财富发行管理且单独投放于深圳市东方富海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富海”)的相关基金,在完成相关合规程序后,管理人将变为东方富海旗下的关联公司或其制定公司。

还在2015年民享财富风头正健时,李辛引进东方富海,在深圳共同出资成立富海民享财富。然而风雨萧萧,面对频频发生的兑付风险,2018年11月7日,东方富海从深圳富海民享财富的股东序列中退出。

李辛和她的员工目前还有一项重要工作,针对“已签约客户”给予兑付。用什么来兑付?房产,汽车,酒水,股权(变更),六年现金分期,其他资产。与许多欠债人最终家徒四壁、无资产可抵的情况不同,民享财富由于前期购买了大量拟上市公司的股权,以及房产、红酒等资产,所以,如今面对债权人,他们在全国一些城市还有尚未讨回的资产或账款,可以拿来抵给债权人。

比如在处理一些借款合同纠纷时,民享财富提出用红酒抵偿欠款,用优渥教育的股权换债权,等等,方式不一而足。有一些客户不同意,于是诉诸法庭。从法律判决书中看,不少债权人很早以前就在民享财富购买理财产品,有的收益颇丰,如今“风萧萧兮易水寒”,争相抢滩上岸者,也是无奈之举。

今年2月以来,尽管民享财富在诉讼辩解中称自己已“面临非法集资刑事涉案风险”,“原告应当向郑东新区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依法登记申报其权益,由处非办和第三方进行兑付处置工作”,但依然阻挡不了法律诉讼的踩踏事件。

民享财富涉债金额到底有多大?今年年初传出的数字是,30亿元左右。目前,余下的尚未兑付的债务总额不详。政府有关部门和第三方委托机构强势介入,让债权债务处置工作变得相对紧张有序起来。今年4月前后,在朋友圈,与李辛相识的一些人看到她去登山了,并在山顶为自己鼓劲,当时,有人的眼泪掉下来了。

她没“跑”。也许既是“跑”不掉,又是没想“跑”。她还在站着,而且一定要站在“高山”上。

李辛,女,早年毕业于郑州大学;个头不高,常像男士一样留着一头短发,尽显干练、刚毅气质。她在1996年创办律师事务所,开展非诉讼业务,随后注册了财务咨询公司,为不少中小企业提供报税、会计、贷款担保等服务,积累大量客户资源。

2010年,李辛在郑州成立民享财富,进军第三方理财市场。当年冬季,她在郑州东区中油花园酒店举行了河南第一场私募股权基金路演活动,站在台上演讲两个多小时,台下客户每人200万元起,成功募集1.72亿元,民享财富第一支私募股权基金由此成立。

2015年,她联合知名创投机构东方富海成立深圳富海民享财富,将业务范围铺向全国,并深入涉足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证券MOM 基金、FOF 基金、影视文化基金、夹层基金投资、房地产私募基金、互联网金融以及其他各类创新型投资服务等业务领域,至今已投资昆仑万维、蓝色火焰、酒仙网、联络互动、胜宏科技、文科园林、中天能源等一级市场项目,并参与投资华锐风电、紫晶石MOM证券基金等二级市场项目,另外,还一些固收产品项目。

其中,李辛在酒仙网、奇虎360、找钢网等公司的投资曾经风动一时。

但,这都成了过去,经济大势、金融政策导向、行业发展周期,逼迫着民享财富不断寻找投资和规避、减少风险的蓝海,没想到,以优渥教育为主的所谓“投资+实体”项目,成了他们的滑铁卢。

李辛本人,也因此走了麦城。

近期,处于34亿违约事件漩涡事件的诺亚财富CEO汪静波表示,爆雷事件的发生,根本原因在于宏观经济的调整——当经济下行、抵押品衰竭、资本品价格不再上涨的时候,爆雷的会越来越多,系统性风险也越来越大。

许多业内人士也不约而同地感叹,目前宏观市场正处于信用周期的末端,这也许将成为他们这些金融从业者“无法反抗的宿命”,无论是谁,都应该理性地看待并接受这一切。

从这个角度说,李辛和她的民享财富,在暴风雨中戚戚然变成漂浮在大海上的一页扁舟,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时代大趋势,永远排在第一位,而企业业务发展的小趋势,必须与之丝丝相扣。有一句说的好,大潮有起有落,好的供应链资产好比强健的体魄和泳技,强烈的风控意识好比各类游泳辅助装备,这是确保在浪潮中搏击利于不败之地的根本。

是啊,我们的李辛,当她若干年后回首往事,她一定会为这两年发生的一些事感到迷惑不解——如此机智的一个人、一个团队,怎么会被几根看上去很美的“绳索”绊下马来并捆住手脚?

他们曾想成为“诺亚第二”,现在,他们果真成了“诺亚第二”,只是“爆雷”的事件,要比诺亚来得早。

曾经有人这样描述李辛,她的梦想,是打造中国的爱德华·琼斯,“因为热爱,所以不知疲倦;因为热爱,所以义无反顾。让投资创造财富,让财富赞美生命——这是我们的使命,我们承诺必达!”你去她的办公室,门口外面左右摆着两只彩绘的狼,妩媚温柔,又势不可挡,而她的手上,经常戴着一枚黄金狼头戒指,她也给入职5年以上的员工每人发了一枚,总数达到100多人。

可是如今,这支她曾悉心打造的“狼性团队”已经风流云散。

李辛孤独吗?也许会的。她的内心会因此而变得强大吗?也有可能。毕竟她还在“不抛弃、不放弃”,各种债权债务工作还在有序进行,她能掌握的,还有一些时间。

文章最后,讲一下这个女子刚出道时的一个故事:

20多年前的一天,李辛以律师的身份去辽宁出差,协助警方抓住了几个经济诈骗犯。下午,终于可以坐到松花江边松口气了,忽然回头发现,上午被抓的那几个壮汉正站在身后,死死地盯着她。“他们被放出来了!”她不及细想,就起身拼命奔跑,连招待所也没敢回,截了辆车直奔火车站,看到往北京、天津方向开的火车就上,一路颠簸着奔回了郑州。

也许,正是这次冒险的经历,塑造了她敢于直面生活艰难的勇气。现在,一场真正的暴风雨来了,我想,一个人的快速“成长”,恐怕就是在这样的临界点、转折点、“受难点”上发生。

喜欢 (3)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