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兑汇票贴现网介绍:电子、商业、银行、利率、背书等问题服务 点击 加我 QQ 374988267说你的需求。

不走破产路,必须旗帜鲜明地支持双汇重组众品!

每日一贴 问天票据网 评论

2014世界肉类大会上,万隆与朱献福的会见,被媒体称为一方水土两代人,双汇众品共筑肉类产业强国梦 1、 年初的时候,想今年会是一个产业重组、企业并购之年,然而半年过去,发现情况并没那么乐观。 过剩的产业领域太多了,竞争过于激烈,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

2014世界肉类大会上,万隆与朱献福的会见,被媒体称为“一方水土两代人,双汇众品共筑肉类产业强国梦“

不走破产路,必须旗帜鲜明地支持双汇重组众品!

1、年初的时候,想今年会是一个产业重组、企业并购之年,然而半年过去,发现情况并没那么乐观。

过剩的产业领域太多了,竞争过于激烈,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日子常常都不太好过;资产价格还没普遍降到最低,该出清的产能还没完全出清,因此,大家自顾不暇,都在等着竞争对手主动退出市场,为自己腾出发展空间。

一直很赞成类似于金龙铜管集团的做法:早早地为自己找下买家,在经济结构大调整刚刚扇动“翅膀”之际,就通过重组并购的方式,让自己乘上一艘“大船”,从而躲过大风大浪,避免被摧毁的命运。

那时候,假如更多还未显现出风险的企业能有如此的先见之明,能够未雨绸缪地采取类似于金龙铜管集团的做法,那么,它们到今天何至于落到如此毫无腾挪空间的被动地步?

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或者,在侥幸心里的作祟下,人人都不相信石头偏偏会砸到自己头上,都很自负——这样一种集体性行为,短视而盲目,最终让许多企业和它们的老板“在劫难逃”。

肉制品行业也是这样:谁能想到所有的“周期”和产业迭代、调整的节奏会叠加在一起,对整个行业产生出无法承受的“地震”效应?

2、那时候就听说双汇发展正在采取行动,要对省内外的一些肉制品龙头企业进行资产重整。当然是开展前期的尽调、研讨、论证和洽谈工作。作为一家大型上市公司,当时它正在操作吸收合并双汇实业集团,实现整体上市,这一项行业重组工作,是在保密状态之下进行的。

当时,我和圈内一些朋友的感觉是,作为一种积极的负责任的行为,双汇发展对这些企业的重组,时机好、方式恰当、众所期盼,将会一统河南甚至北方肉类市场的江湖,为食品安全供应作出贡献。

效益好,不说抄底,权当是履行一些社会责任吧。

那时还有一个政策背景,即河南省政府办公厅先后出台“食品安全省建设规划(2019-2022年)”、“促进生猪产业转型升级”等方面的意见和通知,要求“推进食品工业优化升级”,“推进生猪主销地屠宰加工企业与我省养殖企业强强联合,通过参股、重组等方式组建产销一体化公司,以需定产、以销定产,努力实现产销平衡”。

这就让双汇发展的并购重组,有了强大的政策驱动力。

据了解,它曾锁定目标并先后接触的企业有众品食业、志元食品、雏鹰农牧等,每一个都是体量巨大的产业龙头,对双汇上游养殖产业链的不足,具有很强的补充性。

这些企业,都遇到了极大困难,其中有一项比较致命的因素,是流动性危机:雏鹰农牧“欠债肉偿”,债券多次违约,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总负债182亿元,资产负债率愈92%,已无钱养猪;志元食品去年元月宣告破产重整;众品食业同样也出现债券违约,经营活动现金流大幅下降,负债愈百亿,信用等级被被下调为C。

河南省是农产品加工大省,是我国三大生猪主产省之一。2016年肉类总产量697万吨,居全国第二位;其中生猪屠宰量1816万头,居全国第四位。雏鹰、众品、志元位列河南省重点培育的14家生猪产业集群龙头企业,它们出现流动性危机,生产经营受疫情严重影响,对河南乃至全国的肉制品市场供应,影响巨大。

而它们自身,也正处于生死时速的紧急状态。无论是政府以各种手段纾困,还是企业自身通过破产、债转股等市场化手段获得喘息机会,抑或是积极谋求与双汇这样的企业的重组,皆属不得已而为之的重生之路,留给它们的时间都极为紧迫。

重组是一件极为复杂的事情,尤其在各家企业债权债务关系复杂、市场面临极大变数的情况下。据说目前双汇发展已放弃对雏鹰农牧、志元食品的并购,一个重要原因是,省内市场产能过剩(不过,志元食品正在和另外一家农业巨头深度接触,已有初步成果)。

它合作的目标,省内仅剩众品食业。

3、年前,众品食业曾向地方法院递交破产重整申请,但没有被立案。近两年,许昌地区有许多企业都通过这种行为寻求自保,而地方政府和法院也乐于通过这种手段“保护”辖区内的企业,所以,众品食业这样做,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令人迷惑的只是:为何它的破产重整没有被接受?原因,据说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众品食业和它的关联公司鲜易控股属于明星公司,这样做牵涉面甚广;二是总体负债确实有点高,各种债权和到期债券处置起来比较麻烦;三是众品食业和鲜易控股关联度高,而后者正在为中国生鲜电商产业探路,目前只是受制于流动性问题,仍属资产质地和商业渠道比较优质的企业,所以,“罪”不至死。

不再破产,债务危机又让企业的经营难以持续,接下来能走的路究竟是什么?

重组!与双汇的联合重组!

此前,众品食业早就走过类似的资产重组或借壳上市之路。2018年5月23日,主营库尔勒香梨种植、加工和销售的香梨股份发布资产重组停牌公告,初步商定交易对方为朱献福或其控制公司,收购标的为众品食业等食品产业链服务商。

但到了8月22日,香梨股份宣布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理由是众品食业一直存在同业竞争、关联交易等问题,无法满足《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的规定。

这让一路高歌猛进的众品食业很受打击,失去遏制内在债务危机爆发的最佳时机。

4、6月28日,全省高效种养业和绿色食品业转型升级推进工作在漯河召开现场会,会议强调河南高效种养业和绿色食品业要加快从生产导向向需求导向、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分散经营向规模经营转型,实现高质量发展。在这次会上,有关方面强调要大力推进双汇与众品食业的合作,大力发展冷链物流。

这就等于获得了政策层面的强大背书。

老实说,众品食业的许多事情已经不能再往后拖了:4月28日,该发布公告,称由于审计工作仍在进行中,无法按照预定时间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及2019年一季报,将报表披露时间由4月30日延迟至6月30日之前。但截至6月30日晚间,众品食品仍未披露2018年年报及2019年一季报,其报告发布二次延期。

经营层面的状况也不容乐观。2018年下半年,非洲猪瘟大面积爆发,众品食业的业务出现了大幅度收缩。其2018年三季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与营业成本分别下滑了24.23%与23.40%,导致其净利润由3.67亿元下滑至1.67亿元,跌幅为54.50%。

企业的现金流也出现恶化。经营活动现金流从2017年前三季度的4.36亿元下滑至-1.39亿元,筹资活动现金流净额从4.13亿元降至-8.14亿元。

其负债总额,也从2017年前三季度的103.09亿元提升至2018年前三季度的104.94亿元。过百亿的负债,以及融资成本的提升,使得该公司财务费用从3.74亿元提升至4.18亿元,吞噬掉大量利润。

进入2019年,众品食业融资环境急剧恶化,债券违约、银行起诉、资产被封等事件时有发生。2019年1月9日,东方金诚已将众品食业的主体信用等级下调为C,即“无信用”等级,众品食业在2016年公开发行的“16众品01”和“16众品02”的债项信用等级也一同被下调为C。

近日,各种供猪款、原料款、工程款等,又到了集中刚兑期。

这就真的有些严重了——也真够难为众品食业他们的。

5、2013年,众品食业完成私有化交易,从纳斯达克股票市场退市。退市后,众品食业从一家单纯的肉类加工企业,转型成为O2O生鲜供应链服务商。

其实,众品食业早在2009年就开始发力冷链电商,组建鲜易网;2015年拆分重组为三块业务,以电商交易为核心的鲜易网等,以生猪屠宰为核心的众品食品等,以仓储、物流为核心的鲜易供应链等,势头发展迅猛,首创B2B+O2O模式,成为生鲜供应链服务商中的标杆企业。

2015年9月,总理来河南视察时,鲜易冷冻生鲜平台的交易量达到36亿元,占据冷冻行业头部企业地位。2016年,鲜易供应链位列中国冷链物流百强企业第二名,同时获得中国冷藏仓储第一名的殊荣。

据统计,截至2018年11月,鲜易供应链在全国布局了郑州、昆山和天津三大温控园区,其城市前置仓分布在全国25个核心节点。公司自有及整合冷藏车辆5900余台,千余条运输线路,覆盖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这种开放的、分布式网状供应链体系,可为客户提供涵盖温控仓储、冷链运输、冷链城配、流通加工、国际贸易、产品分销和供应链金融等的温控一体化服务。

同时,该公司投资16亿元、占地400亩的中原冷链谷建成后是中国最大的冷链物流基地,承载着鲜易控股国际化战略,目前已吸引京东、蒙牛、千味央厨等巨头入驻;位于长葛的智慧生鲜供应链生态圈计划投资60亿元,成为河南省乃至全国现代物流空间布局体系的重要承接体。

他们的目标是,构建中国智慧生鲜供应链生态圈。去年,众品食业智慧生鲜供应链管理平台获得国家发改委授予的“共享经济示范平台”称号,是食品行业唯一获奖单位。

这么宏大的平台建设,需要强大的融资能力支撑。2017年3月,众品引进嘉兴嘉长投资合伙企业等作为战略投资者,2018年8月鲜易供应链获得中金投资218万元投资,占股近18%。此前,企业开始操作在国内主板上市,此后又与中信银行等联合构建智慧金融供应链,种种努力,都表明企业在突破融资瓶颈层面,一直付诸努力。

不过,河南农业企业在吸引社会资本注入方面,长期以来都不占优势,企业上市难、融资难,也是一个老问题。众品食业自始至终谋求自我独立发展,对外界的战略性融资比较谨慎,近些年在生鲜供应链建设上不遗余力,这就必然导致其资金链一直处于紧绷状态。

非洲猪瘟的影响,让企业经营雪上加霜,成为借壳上市失败后的致命一击。

6、众品食业体量巨大,其优势存在于两个方面:

一是上游在全国主要农区建有规模巨大的农产品加工和低温物流基地,其中河南布局5个基地,全部建成投产后生猪加工能力占河南省年生猪出栏总量的1/10,也是河南最大的速冻蔬菜加工出口基地;二是下游形成了覆盖城乡的市场网络和低温物流供应链——这些,都可以和双汇发展形成优势互补的发展态势。

双汇发展是猪肉产业的下游龙头,在高位肉制品领域拥有决定的优势,市场份额高达60%,目前正在往低温肉制品领域进行延伸性布局。非洲猪瘟爆发后,猪肉上游的养殖业开始逐步去产能,双汇发展的屠宰增速有所放缓,但整体情况比较稳定,每头生猪的屠宰利润有很大提高。

目前,地方政府为控制疫情,正严格打击私屠滥宰的小作坊,这给像双汇发展这样的规模化屠宰企业带来了巨大发展空间,与众品合作,也正是其“屠宰上规模”战略的一项重要体现。

朱献福一直称双汇集团老总万隆为“老大哥”。1996年,双汇专卖店进攻许昌市场,众品食业与之贴面赤膊,长时间竞争的结果,是朱献福另辟蹊径,在全国农区建设产业基地,并发力低温物流供应链。同样,因为双汇、雨润一直在国内资本市场较劲,也迫使众品食业远赴美国,在纳斯达克上市。

但这并不妨碍朱献福对万隆至始至终保持尊敬,他常说的一句话是“大家从大鲨鱼身上看到鲨鱼苗的愿景和发展空间”。

是的,昔日的“鲨鱼苗”,如今也长成了和双汇发展一样的“鲨鱼”,只不过,在大潮褪去的时候,它搁浅了。万隆曾说,一个企业的发展,不外乎三件事,“资本、科技、人才”,众品食业因为什么因素而折戟沉沙,它也许可以很快地从自己的合作伙伴身上找到参照,并加以修补。

从这个角度说,这是一次有尊严的、可以达到双赢效果的合作。无论是朱献福,还是万隆,都该放下“面子”,放弃耿直的脾气,不可再硬撑并久拖下去。正视现实,把好事办好,走向合作才是大局。

当然,这个合作正在“进行”,其中变数,也是相对存在的。在最后结果还没出来之前,且让我们给予一定的期待。6月3日,农村农业部、财政部下发《关于做好种猪场和规模猪场流动性资金贷款贴息工作的通知》,明确要鼓励和支持各地开展针对性政策性农业信贷担保服务,应该说,这不仅对它们,也对其他生猪养殖企业,都是一种利好。

还在等待什么?双汇是兄,众品是弟,兄弟联手,天下无敌!

作者:周健

喜欢 (4)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