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天票据网介绍:承兑汇票贴现、票据资讯、票据知识、票据利率、背书、风险预警等问题

“三道红线”监控房企商票 4000亿应付规模何去何从?

最新资讯 中能国泰 评论

商票设立的初衷,本是为解决企业资金难的问题。然而由于房地产行业的融资收紧,商票在许许多多的开发商企业这里,也彻底的“变了味儿”。众多知名的地产企业为了不实际增加金融类负债,绕开“三道红线”进行融资,往往都是借商票延长账期、缓解流动性压力。

央行等部门将“三道红线”试点房企的商票数据纳入其监控范围

但随着恒大集团被三棵树公开斥责逾期票据金额5137.06万元的消息爆出,多家地产商紧随其后的陷入商票逾期风波。这一石激起的千层浪,如今也倒逼监管之箭收紧在弦,不得不发。

房企商票兑付暴雷

2021年上半年的最后一天,有市场消息传出,央行已将“三道红线”试点房企商票数据纳入监控范围,要求相关房企将商票数据每月上报。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房企商票数据目前暂未纳入“三道红线”计算指标,未来或可能被纳入。

资料显示,早在去年8月,住建部、央行便召开重点房企座谈会,并设置了“三道红线”,即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净负债率大于100%、现金短债比小于1倍。根据房企踩线情况,分档设定有息负债增速阈值。

同年10月,监管部门对重点房企下发了《试点房地产企业融资情况统计监测表》、《试点房地产企业表外相关负债监测表》等三张表,对房企现金流、投融资状况、表外负债等进行穿透式监管。

试点房企,分别是碧桂园、恒大、万科、融创、中梁、保利、新城、中海、华侨城、绿地、华润和阳光城,这些试点房企须在2023年6月30日前完成降负债目标。

在“三道红线”的高压之下,房企纷纷开启了降杠杆降负债。从全口径来讲,房企负债,既包括有息负债,也包括无息负债。而商票作为供应链融资手段,属于无息负债范畴。在房企降负债的过程中,部分房企有息负债有所下降,但无息负债却增加了。www.cdhptxw.com/pjxw/zxzx/3191.html

据上海票据交易所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票据市场承兑总金额22.09万亿元,同比增长8.41%,其中商票签发金额3.62万亿元,同比增长19.77%。

安信证券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末,TOP50房企应付票据规模为4013.5亿,同比大增33.8%。不纳入有息债务的商票,已成为房企的融资工具之一。

报告还指出,随着房地产融资政策明显收紧,多数房企商票余额明显增长,保利、新城、绿地等房企商票规模涨幅均在一倍以上。恒大年末商票余额为2057亿,占TOP50的51.3%,绿地、融创、碧桂园等房企商票余额在200亿以上,万科、华侨城等不足10亿,中海、金地等无商票。

“变相融资”亟待整改

以商票的形式,拖欠供应商的货款,已经成为房地产开发商的变相融资手段,同时这在房地产开发商业内也并非秘密可言。

有业内人士认为,商票应付款项的增加,虽为房企控制了有息债务规模,但开具大量商票后,可能会导致偿债能力虚高,隐匿企业债务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商票市场分为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一级市场即商票的签发和承兑;二级市场上,持票人可在商票到期前将商票转让或贴现进行融资,其中存在民间贴现及多次流转的情况。

若房企不愿为流转过程产生的利差买单,或是自身资金链相对处于紧张状态,那么商票承兑违约的现象便有可能出现。此外,相较于公开市场融资,房企商票的兑付优先级也更低。

除恒大之外,世茂、阳光城、中梁、实地、荣盛等房企均或多或少地陷入过商票承兑的风波。尽管这些企业都对此进行了解释和澄清,但现象的存在,仍间接地放大了市场对其资金压力的担忧。

安信证券分析认为,“房企在产业链中处于强势地位,有较强的议价能力,且现金流压力较大,通过向供应商开具商票延迟付款能够有效缓解现金流压力。其本质上类似于短期贷款,向供应商进行‘变相融资’。”

“对房企的融资会进一步收紧。”旭辉控股行政总裁林峰日前发文称,最近监管部门又叫停了一批供应链融资,金融机构下半年的投放头寸原本就比上半年少,各个水龙头都是拧紧趋势,建议企业珍惜现金流。

喜欢 (3)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